第十五章 所有的熄灭了

xu1373197个月前都市26

暴风雪中,温连科虽然可以无障碍睁眼,但可视距离实在太低,转眼间,温连科那高大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你等着我昂~”温连科小声嘀咕着,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向墙上滑去,根据温连科之前走过的动作,温连科也开始尝试着抬起脚,真正的“走步上墙”......


    十几分钟后,巍峨的城墙之上,两个城齿之间,一个小脑袋露了出来,探头探脑的向城墙上望去。


    温连科看到了一些立岗士兵,他们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到温连科似的,但是温连科心里清楚,这些士兵应该早早的发现了自己,只是没有表示罢了。

烨哥儿如今就在陇右左武卫大军之中,没有军令何敢私自回京。恭喜老夫人,您那孙儿实乃人杰,区区十五岁就获封平安县男,就职于第二十七节认亲兰州折冲府行军参事书记,从七品官员哪,这还是朝廷查录官员随访原籍才发现您和烨哥儿有亲,烨哥儿原以为自己是孤儿,自幼被恩师养大根本不知道还有亲人在世,官上将你们尚在的消息告知,竟欢喜的吐血,醒来后就命人快马回京托付妾身寻找你们的下落,妾身前后打听,才找到老夫人,这里还有烨哥儿的书信。话音未落,水位又下去一点,两人就看到那红褐色的糖膏,居然变成了洁白的颜色,在黄泥汤中煞是显眼。


    “咦?”温连科吃惊的看着温连科,不知他变得什么戏法。


    这时候,水滴已经变成了一道水线,加速从漏斗中渗漏下去。


    漏斗中,红褐色的糖膏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一斗洁白晶莹、如沙如雪的白色事物。


    温连科被震撼住了,看看漏斗,又看看温连科,好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


    “尝尝。”温连科抱着胳膊,云淡风轻的微微扬起了下巴。


    “看上去跟雪花似的。”温连科这才伸出手指,蘸一点送入口中,旋即惊呼起来:“甜的,居然是糖霜!”


    “不然呢,糖还能变成盐吗?”温连科得意洋洋的瞥一眼温连科,十分享受父亲此刻咋咋呼呼的样子。


    说着,温连科也抓了一把在手里,看一看,尝一尝,怎么形容呢?嗯,就是白砂糖。


    这是《天工开物》中记载的‘黄泥水淋脱色法’,只消一盆黄泥水,就能让红糖变白糖,再是简单廉价不过!

”说完又拿出云烨的书信。云老夫人接过书信,拆开,见满篇的纤细的文字不知使用何笔写成,望之怪异却又不难看,甚至有几分美感,从左向右横着书写不同别人从右往左竖着写,云老夫人强忍着不习惯慢慢诵读。云烨在信中说明了自己的来历,当然是编造的来历,为增加可信度强调了自己是由恩师在混乱的长安捡到的,木牌当时就戴在身上,那是自己身世唯一的证明。恩师捡到自己后遍寻不着云氏族人,觉得乱世将至,只好带着襁褓中的自己离开长安,隐居于陇右荒原,直到恩师逝世才在五月初回到人世间,想请族人帮助找寻父母。


    温连科左右观望着,却是看到了魂班三组,温连科正对焦腾达、陆芒、徐太平授课的模样。


    “嘛......”温连科砸了咂嘴,昨天偷师斯华年,尝了尝糖的滋味,今天,咱们就品鉴品鉴这酒水如何吧!


    温连科没有登上城墙,而是在墙壁上倒退了两步,然后横向移动,走了二十余米,悄悄的来到了魂班三组后方


相关文章

第九章 我在网吧打游戏

返回廉家老宅的路途中,刘欢愈加显得兴致勃勃,甚至略微有些激动。    “……刘欢,为什么我们从医院出来后,就没怎么看到有游荡的鬼魂了?”    刘欢捏着手里那三...

第三章 你好啊 小朋友

    新王涛笑了起来,他之前在太白楼做那两道菜的时候,就曾用过大宋时代的铁锅。那锅可是又厚又重,比鼎也薄不了多少,说是铁镬更确切一些。当时炒菜之时,可是费了不少的劲。 ...

第十八章 此生所爱

未来,你们拥有魂宠的话,尽量还是不要这样做,毕竟魂宠信任你,选择了跟随你,你却因为找到更好的魂珠魂技、魂宠,而选择杀死之前的魂宠......    这样的行为令人不齿,如果你们下定...

第五章 开心的夜晚

张文到了一家香料铺子,一进门便看到,一方木斗之中,堆了满满的胡椒。    “掌柜,这胡椒如何卖?”张文随口一问。    有了胡椒,虽然没有辣椒,做菜也能有些辣味...

第一章 开心

这首诗本是王涛联想到的,但是他发现这诗中所说的居延、辽两处所指的地点,竟是在如今的西夏和辽国。    难道安乐侯还要推动大宋将辽国也给覆灭了吗?王涛微微皱眉。  &nbs...

第十一章 我要去接人了

时间,便在况天好对书上知识的钻研学习中,不断流逝着,    ……    窗外,夜色渐深,一轮斜挂着的明月从天际攀升至当空,嵌在夜幕中的点点繁星渐渐清晰。&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