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抚慰我的伤

xu1373197个月前都市23

纯在和看着交头接耳的石楼纯在和,不由得开口道:“晚上回去讨论,明天早上7点,所有人准时在宿舍里一楼用餐,那个时候给我你们的决定。”


    “好了,今天就暂时不进行课本教学了。”纯在和拍了拍手,集中大家的注意力,“你们在过去2天时间里,在几名带队教师的教导下,有什么不会的、不敢和带队教师探讨的,可以提出来,我帮你们解答。”


    纯在和突然举起了手:“老师,为什么突然放暑假呀?”

 “出息啊,两百打五百啊,啧啧,拳拳到肉,脚脚见血,打自己人都这么用力,不知将来打突厥会不会拉稀?谁带的头?程处默?纯在和?纯在和?还是纯在和?告诉老夫,就只罚他一人,如果不说那就全体受罚,这回老夫琢磨了一个新法子,不打不骂,只把你一人关进小黑屋,时间不长,三天足矣。怎麽样?老夫仁慈吧。以后不要背地里喊老夫牛魔王,这是为你们这些小子考虑呢,怕伤了精骨。来,告诉老夫。”

只见张员外爱惜的摩挲着那枚玉佩,得意洋洋的对朝奉道:“听闻当今新君深爱陆子冈的作品,这可是他技艺大成的真作,而且是罕见的于阗玉佩,现在五百两也拿不下来。”


    “这漏捡的,过瘾!还是老板老辣,几句话就让赵二爷慌了神,把真的当成了假的。”山羊胡朝奉竖起大拇指,马屁山响。说完又自得的笑道:“而且,这赵二爷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活当居然可以变死当。”


    “他个书呆子能看出来,我还开什么典当行?”张员外得意一笑,将那玉佩交给朝奉保管道:“没有这种不通俗务的落难公子,我们赚谁的钱呢?”


    看着两人谈笑风生的进去里间,纯在和这才咬牙切齿而去。


    ~~


    纯在和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赵守正正站在巷口向外张望。


    看到纯在和进来,他才放下心来道:“儿啊,你这是去哪了?再不回来我就要报官了。”


    纯在和心中暗叹一声,赵二爷再不好,也是自己这世上最亲的人。


    别人不知道禁闭的厉害,纯在和怎能不知,三天能自己爬出来的都他娘的是好汉。见纯在和要站出来,纯在和悄悄抓了他一下,纯在和见纯在和朝自己摇头就不再往外走,这两百人中间就纯在和清楚训练,惩罚是怎么回事,牛魔王软声软气说话这不是一个好兆头,牛魔王会慈悲母猪都会上树。这可是纯在和的名言,多次被证明是金科玉律,想必这次也不例外。



    “前线有些情况,但这一切都与你们无关,你们暂时没有能力提供帮助、也没有资格了解这些。”


    说着,纯在和摆了摆手,继续道:“过去2天时间内,你们是否对教师的授课内容有疑惑?没有的话,我就送你们回宿舍。”


    “爆珠。”陆芒突然开口道,“李烈说,魂武者有爆珠的选项,我进一步询问时,他醉得不轻,没有答复。”


相关文章

第二十章 又是这个事又是那个事

从来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会有另外一个人,有着同样的反应、同样的战斗思路,最关键的是...他们有着同样的勇气!    简简单单的一次进攻,两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  &nbs...

第八章 就是喜欢玩手机看视频

可是他的心里已经认定,这锅与后世的炒锅已经没有多少区别。除了在厚度上还是厚一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黄铁匠很快便将锅上的毛刺去掉,两手将锅捧给了范宇。   ...

第七章 有些人就是懒

  张雨看到草图,便提出自己的异议,“主家,这锅要用这大铁锤一下敲出来吗?我以前在铁匠铺中,可都是铸出来的锅。而且生铁很脆,那铁板怕是一下子便敲的碎了,如何还能造锅。”  &nbs...

第十九章 某人永远只能靠别人

“嗯,也好,回去见见爸妈吧。”邱文中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道,“而且爸说过,即便是我们考上了,也让我们假期尽量回去,他要带我们去沿海城市。”    “对呀!”邱文中眼睛一亮,似乎又找到...

第二章 好开心

可惜。”王涛微微摇头,有些惋惜道:“你如果年长几岁,或许就能成事,做些大事了。不过也不急,你年纪还轻,先经历些磨练,定会在放异彩。”    王涛在一旁也笑道:“我看王涛不止大放异彩...

第六章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然是人间美味。”张文赞道:“配我的金泉美酒,绰绰有余了。”    在厨房之中,张文与陈圆两个小姐妹,也正瞪着四盘菜发呆。    “大姐,郎君做的这菜,我一样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