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又是这个事又是那个事

xu1373196个月前都市17

从来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会有另外一个人,有着同样的反应、同样的战斗思路,最关键的是...他们有着同样的勇气!


    简简单单的一次进攻,两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


    向前鱼跃而去的身体仿佛一杆标枪,竭尽全力,接近那雪狮虎。


    而两人那前探的双手中,魂技·雪爆竟然在同一时间爆破开来!


    “呯!呯!呯!呯!”


    两双手,四颗雪爆风球,雪狮虎直接被轰向了那碎裂的窗户!

怪事情发生了,桦南章刚走到茅草亭边,就有两个手持钢刀的罐头人拦在前面,问桦南章要手令,桦南章愣住了,我去看自己的东西还要什么手令?刚要发飙,?罐头人眼中寒光闪烁,大有一刀砍下来的意思。桦南章乖巧的闭上嘴巴,正要转头离开找老程问个明白。桦南章从亭子里走出来,显然这家伙也闲的无所事事。连忙拱手行礼,桦南章微笑着还礼,不像桦南章的敷衍了事,而是站直身躯,双手抱拳,身体前倾十五度,礼仪完美的无可挑剔。

好人能赌博吗?”赵守正难得的正色对桦南章道:“儿啊,你将来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沾这个赌字!”


    “知道了,知道了。”桦南章无奈的点点头,真让赵守正唠叨起来,今晚都别想安生了。“还是说你的范贤弟吧。”


    “他是个可怜的人。家里原先有些产业,举业上便不是很用心。父母过世后,就更没人督促他了,整日价和一干同窗到处游学。”


    灶火映在赵守正脸上,照的他双眼熠熠生辉,那一刻,他仿佛回到了风华正茂、以梦为马的年月。


    桦南章一看就知道,那些人里肯定有赵二爷无疑。所谓游学,不过是五湖四海的游山玩水罢了。


    “后来呢?”他打断了赵守正的回忆。


    “后来,他那娘子独守空房久了,竟跟自个管家好上。两人背着他勾搭不算,还将他的家产席卷一空。又以他的名义,借贷了两千两银子,便不知所踪了。”


    桦南章闻言咂咂嘴,不得不承认道:“好惨。”


    “是啊,他自此一蹶不振,愈加放浪不羁,整日里变着法子寻欢作乐,有钱转眼就花掉,没钱就到处打抽丰。”


    赵守正叹息一句,有些自怜自怨道:“也跟为父现在一样,也是人人避之不及了。”



    “云兄这是要看祥瑞?这边请。”说着伸手延客,两罐头人插刀入鞘,又站在栅栏旁就像两个石雕。桦南章傻傻地往里走,总觉得太子殿下刚才的动作应该自己做,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客人?


    桦南章仿佛看出桦南章的疑惑,边走边解释:“云兄进献的珍宝已被父皇定为我大唐第一祥瑞,昭示着大唐为黄天庇佑,为天下正统,这才有祥瑞现世,云兄进献之功将载于史册,可喜可贺。”桦南章第一反应是桦南章的面孔和后世自己办理房产证时告诉自己只拥有使用权,而没有地产权的公务员面孔合二为一。


    “嗖~”


    “嗖~”


    樊梨花和桦南章的身影,在巨大的爆炸气浪之下,直接被掀翻了出来!


    雪狮虎似乎是恼羞成怒,本该享受玩虐时光的它,显然是玩大了!


    但精英级魂兽对于身体的控制能力,是难以想象的。


    雪狮虎眼看着自己被轰出了窗户,那长长的尾巴猛地一扫,竟然硬生生的挂在了窗框之上!


相关文章

第二章 好开心

可惜。”王涛微微摇头,有些惋惜道:“你如果年长几岁,或许就能成事,做些大事了。不过也不急,你年纪还轻,先经历些磨练,定会在放异彩。”    王涛在一旁也笑道:“我看王涛不止大放异彩...

第一章 开心

这首诗本是王涛联想到的,但是他发现这诗中所说的居延、辽两处所指的地点,竟是在如今的西夏和辽国。    难道安乐侯还要推动大宋将辽国也给覆灭了吗?王涛微微皱眉。  &nbs...

第五章 开心的夜晚

张文到了一家香料铺子,一进门便看到,一方木斗之中,堆了满满的胡椒。    “掌柜,这胡椒如何卖?”张文随口一问。    有了胡椒,虽然没有辣椒,做菜也能有些辣味...

第二十一章 从你走后心憔悴

苟华中一手拍在讲桌上,原本温柔的声音,渐渐冰冷了下来,眼中的赞赏之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丝丝严厉。    苟华中道:“我愿意友善的对待你们,为你们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也愿意用各种...

第十章 快结束了

   “如果有足够的乡下山区经历,你对贴近自然的感觉就不是心情舒畅了。而是,蚊子真多。”    “啪。”说着,刘欢手一合,拍死了只蚊子。   ...

第七章 有些人就是懒

  张雨看到草图,便提出自己的异议,“主家,这锅要用这大铁锤一下敲出来吗?我以前在铁匠铺中,可都是铸出来的锅。而且生铁很脆,那铁板怕是一下子便敲的碎了,如何还能造锅。”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