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开心

xu1373197个月前都市24

这首诗本是王涛联想到的,但是他发现这诗中所说的居延、辽两处所指的地点,竟是在如今的西夏和辽国。


    难道安乐侯还要推动大宋将辽国也给覆灭了吗?王涛微微皱眉。


    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简直不可想象。这样大的事情,在他看来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希望。


    别说辽国,就是覆灭现在更弱的西夏,也只是有些希望而已。


    或许,安乐侯不过是少年意气,他那里懂得这世上的事情总会横生枝节。且让他去折腾,我大宋文采风流,他想让武人冒头,便是不可能的事。


    更何况还要灭夏平辽,最后只怕是个笑话。


    “吕相公,你在想些什么。”蔡齐疑惑的看着王涛问道。


    适才叫了王涛两声,却是这位大宋的宰相正在出神,并没回应。直到叫第三声,王涛才回过神来。


    “啊?我在想这份章程是否可行。”王涛听到蔡齐叫自己,便点头道:“虽然是个章程,却是并未细致入微。显然给那些河西的文武官员们留了,大致并不错。至少在老王这里,并没有什么好指摘的。”


    蔡齐却是有不同意见,“吕相公,这章程之中并没有说明如何羁縻河西的文武,若是他们这些人有自立之心,岂不是闹了大笑话,使我大宋丢尽了颜面。”


    王涛摇头道:“蔡相公却是有些过虑了,章程之中不是说了,三年一轮换吗。而且不要忘记了,那位小曹国舅可是新军之中的指挥使。而且一旦河西的商路打通,只要朝廷愿意,便可随时加派官吏去河西。”


    “可是那青墉的唃厮罗,怕是对我大宋也有不小的戒心吧。若是唃厮罗将道路掐断,河西便又成了自守之地。”蔡齐还是有些担心,“这个风险,还是有的。”


    “那唃厮罗如今不过是刚刚在青塘立足,根基尚未稳下来。更有世仇西夏在侧,对青墉虎神眈眈。我大宋一向温和,只要臣服便无刁难。以唃厮罗之精明,当知如何选择。”王涛却并不怎么担心。


    蔡齐这才点点头道:“如此却也是实情,但是西夏若是被我大宋覆灭,朝中武将们,怕是又会势力大振。怕是自五代以来的乱象,会在我大宋重演。这等事才是大问题,吕相公不得不察。警惕之心,多少要有一些才是。”


    看来这位蔡相公也不傻,也看到灭夏之后会出现的可能。


    “灭夏之事说来容易,但是我大宋真的与西夏交战,灭夏岂是轻易便可成功的?”王涛笑着看向蔡齐道:“蔡相公细想一下,西夏与辽国如今对峙已有数月之久。虽被辽国攻入夏境,但是辽国所据之地皆为不毛。你觉得,我大宋与辽国相较,谁强谁弱一些,灭夏又有几分把握?”


    听了王涛的话,蔡齐却是哈哈一笑,摇头道:“确是有些不切实际了,便让那些武人高兴一阵子便是。等他们在西夏人的手中吃了亏,便会明白为何东华门唱名方是真英雄。对这章程,既然吕相公没意见,那我也没有意见。”


    王涛余眼看着案上的那个章程,“谋划河西的章程,且由他去吧。成与不成,与你我皆无关系。若是你我有何意见,将来若事有不协,岂非是你我也有责任?王德用身为枢密使,也算是当朝的相公,他既然主动为朝廷出谋划策,想必是能担得起这个责任的。”


    蔡齐恍然,王涛的意思是说,灭夏之事的希望不大。最后出了乱子,便须有人承担责任。此事尽量不要参与意见,否则将来便要吃瓜落。

 姜初然两眼一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


    王涛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她们。


    07年,正是星巴克进入国内最受人追捧的时候,许多小资白领和中上家庭的小孩都喜欢下午陪朋友一起去星巴克喝杯咖啡,吃点甜点,聊聊天,享受悠闲的时光。


    但哪怕在星巴克里,姜初然这个角落也是最受人关注的。


    主要小女孩非常漂亮,在一群喝咖啡的小资女性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而且陪着她的两个女孩也很出色,一个高挑冷艳,一个娇小可爱。三人聚在一起,暗暗成为了整个咖啡厅的目光中心。


    “然然。”


    他走过去,面露微笑打招呼。


    这种陪女孩子的事情他很头疼,但又不忍心伤了唐姨的心,毕竟唐姨也是好意。


    “你来啦。”姜初然很有礼貌,但能感觉到在刻意保持距离。


    另一个身材火爆,相貌冷艳的少女则看都没看王涛一眼。端着咖啡,双眼无神的扫着玻璃窗外的大街,一副生人勿扰的高冷女神范。


    “你就是王涛?”张雨萌在旁边上下打量,一脸嫌弃。


    她一身衣服鞋子加起来超过十万,包是lv的经典款,衣服香奈儿粉色少女套装,脚下绑带罗马鞋是意大利米兰的mauroleone,国内没有,是她爸出国买的。


    而王涛穿的都是大路货,街上随处可买,几百块就能凑一身。两人站在一起,对比鲜明。


    “小子,就你也想追求我们姜大校花?你知道然然在学校有多少追求者吗?副市长家的小孩、保送华清的市中考状元都是我们家然然的拥簇。你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要能耐没能耐,谁给你的勇气?”张雨萌鄙视道。


    “萌萌?”姜初然瞪了她一眼,似在责怪她说话太过分。


    “放心,我只是听唐姨的话陪她吃个饭,没有追求她的意思。”王涛扫了一眼姜初然道。


    “萌萌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姜初然淡淡道。


    不是这个意思,是哪个意思?


    王涛笑了笑,并不在意。


    见姜初然只是瞪了张雨萌一眼,并没有向他解释,就知道这番话是她默许的。


    他这一世回来,除了小琼之外,对其他的女孩看的很淡。姜初然既然对他没这想法,他又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呢?渡劫仙尊有自己的骄傲。


    张雨萌得意的对他挑了挑下巴,见目的已达到,自顾自的拿起时尚杂志看起来,不再理他。


    王涛默默点了杯卡布奇诺,找了空位坐下。


    他的关注点其实并不在姜初然二人身上,而是看向旁边那个冷艳少女。


    许蓉妃!


    姜初然的闺蜜。


    而且严格来说,两人前世还有些暧昧关系。


    容貌冷艳的少女上身穿着一件黑色露腰短t恤,胸部高耸,柳腰纤细,韧性惊人。下身是紧绷的牛仔短裤,露出一双惊心动魄的超长美腿,白嫩的皮肤在阳光下晶莹剔透,脚下是时尚的白色跑鞋。


    虽然不是奢华品牌,但她个头高挑,愣是把平常衣服穿出了超模范。


    她虽然看着很高冷,其实心底还不错,前世还特意告诉王涛姜初然喜欢的人是谁,劝他赶紧死心,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人。


    不像旁边那个张雨萌,外表娇俏可爱,一身时尚名牌,家庭背景优越,实打实的白富美。却眼睛高到天上,前世从未拿正眼看过王涛。


    “我记得许蓉妃是艺术生,明年考进了燕京电影学院,后来当了个演员,演过几部当红电视剧,被封为那一代的四小花旦?”王涛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打量着许蓉妃。


    他前世还是锦绣地产的公子哥时,和当时女演员的许蓉妃还有些交集。


    当时两人在一个娱乐圈内大公司组织的时尚party酒会上遇见。老同学见面,一个是身价数十亿的公子哥,一个是当红小花旦。上学时又有些交情,自然会擦出火花。


    哪怕只有其中的一项发生,他这一方都要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年轻人!”王涛看着墨菲,“做人不要太贪心,caa不是那么好惹的。”


    墨菲微微侧头,迎着对方的目光,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要招惹caa的意思。”


    傻瓜才想要去招惹caa,他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


    王涛刚刚要松口气,墨菲紧接着又说道,“我伤过人,坐过牢,从事的是最底层的工作,只能为最基本的生计奔波。但我没有亲人,没有财产,也没有后顾之忧……”


    “没有后顾之虑……”王涛默默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据他所知,对方也确实没什么可以顾虑的。


    说白了,对面只是个洛杉矶贫民窟走出来的穷无赖。


    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兜了几个圈之后,王涛彻底明白问题的关键所在了。


    “说吧,”他很直接的问道,“说一个合理的数字。”


    双手交叉放在咖啡桌上,墨菲很平静的说道,“我是科比-布莱恩特的球迷,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他是一位伟大的球星,是洛杉矶的城市英雄……”


    从坐下到现在,墨菲始终没有说过任何跟钱有关的话,这些话某些时候很可能成为把柄。


    像这样的交易,在明星和媒体以及记者之间,肯定存在为数众多的案例,但墨菲还是很小心。


    王涛的面色越来越严肃,最终决定将墨菲当成一个重量级的谈判对手。


    “聪明狡猾如同狐狸,沉稳隐忍仿佛猎人!”


    不知道为什么,王涛看着墨菲,就想起了这句话。


    “一万美元!”他试探的开出了一个价码。


    墨菲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还在滔滔不绝,“我是科比的粉丝,肯定不会做损害偶像的事情……”


    王涛原本以为凭借一些手段,能不费太多力气摆平这件事,但最后还是不得不用上了金钱策略,好在他来时就有准备,雇主也说过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当然,钱也是有数额限制的。


    “三万美元……”他继续加价。


    墨菲还在诉说自己如何崇拜科比-布莱恩特。


    “四万美元……”王涛的声音变得低沉。


    对面,墨菲已经把科比-布莱恩特捧为了全世界都无人能比的超级巨星。


    王涛深深的看了墨菲一眼,“贪婪是一种原罪!年轻人,五万美元是一笔巨款。”


    墨菲没住嘴的趋势,似乎他真的是那位篮球巨星的铁粉。


    “你……“王涛的眼睛瞪了起来,“七万美元!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别太贪心了!”


    墨菲不为所动。


    “八万美元!”


    “九万美元……”


    看着对面,墨菲猜得出快到底线了。


    “你要懂得适可而止。”王涛的声音再次冷冷响起,“十万美元。”



    可惜还没有等出什么结果,王涛就遭遇了前半生最大的剧变。


    公司倒闭,母亲病逝,那时的他忙得焦头烂额,哪有心思和老同学玩暧昧。


    等后来他孤身一人,落魄回到楚州时,偶然从朋友那听说。



    对王涛拱了拱手,蔡齐便回了自己的书案,将这件事扔在了一旁不再过问。


    王涛则吩咐一名书吏,将这章程放到了旁准备存档。


    而在宫中,官家赵祯得到的消息,便是政事常的两位相公并无意见。至于三司使程琳,则一样也无意见。


    很快,赵祯给唃厮罗的书信便派人送了出去,而政事堂与枢密院给河西的公文,也用最快速度送往河西二州之地。


    数日之后,范宇自己在造作院的值房之中看着许当拿来的报告,却是一眼便看到了尤二郎三字。


    细看之下才知道,这尤二郎居然真的根据焰火弄出来新火器。


相关文章

第十六章 我多想回到家乡

    在冰雪属性魂力的围绕下,每一片雪花,都会被赋予人性,它们会拥有自己的情绪,喜悦、惊慌、悲伤。    当你让手掌中的雪花,感到无比温馨、舒适的时候,这片被...

第四章 美好的一天

“主家莫要小看我,这有什么记不住的。”李天好象有点尴尬的道:“圆的熟铁板?这也太过简单,不如我来给主家都打成铁锅,如何?”    “打锅之事可以先放一放,我自有安排。”李天微微一摆...

第十四章 分别在九月

果然,一切如皓文章之前所说,既然选择修行雪境之心,那么每一片雪花,都是皓文章的朋友。    这要是把皓文章扔到艳阳高照的华夏南方,他一身的功力能散去大半......  &...

第七章 有些人就是懒

  张雨看到草图,便提出自己的异议,“主家,这锅要用这大铁锤一下敲出来吗?我以前在铁匠铺中,可都是铸出来的锅。而且生铁很脆,那铁板怕是一下子便敲的碎了,如何还能造锅。”  &nbs...

第八章 就是喜欢玩手机看视频

可是他的心里已经认定,这锅与后世的炒锅已经没有多少区别。除了在厚度上还是厚一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黄铁匠很快便将锅上的毛刺去掉,两手将锅捧给了范宇。   ...

第十一章 我要去接人了

时间,便在况天好对书上知识的钻研学习中,不断流逝着,    ……    窗外,夜色渐深,一轮斜挂着的明月从天际攀升至当空,嵌在夜幕中的点点繁星渐渐清晰。&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