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开心的夜晚

xu1373197个月前都市23

张文到了一家香料铺子,一进门便看到,一方木斗之中,堆了满满的胡椒。


    “掌柜,这胡椒如何卖?”张文随口一问。


    有了胡椒,虽然没有辣椒,做菜也能有些辣味,倒是可以买些用。


    柜台之中的老掌柜,看上去五十许的年纪,对着张文抱了抱拳道:“这位公子,本店的胡椒都是从天竺运来的上好胡椒,粒粒饱满。你若要的多,我可作主,一两银子一两胡椒卖与你。”


    张文吓了一跳,胡椒这东西怎么如此值钱了?自己在后世可是几块钱一斤的东西。


    他全身上下不过带了一贯交钞和数十个大钱,买了胡椒可就没钱买别的了。一时之间,脸上露出的尴尬之色。


    “掌柜,这胡椒太贵。”张文不由得叹道:“而且这是没有去皮的黑胡椒,若是去了黑皮的白胡椒,这个价还差不多。”


    张文一问价钱便不想买了,但还要买别的,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因此,他便挑剔的摇了摇头。


    那老掌柜斜眼打量了张文两眼,不由得点头道:“公子说的不错,不过带皮的黑胡椒才能保存其中更多的辛辣味道。那白胡椒虽然都是给贵人家吃的,只有汴梁才有,价格也贵些,但确实不如这黑胡椒的味道好。”


    “那就算了吧。”张文不以为意的一摆手道:“我看看其他的香料,若是有合用的,也可买些。”


    老掌柜将张文当成了行家,急忙对着他伸手一请,很是殷勤。


    最后,张文挑了一些大料、肉桂、花椒,让老掌柜包了。总共花了不过数十个大钱,张文昂首阔步,在老掌柜的恭送之下,从店中走出。


    这三样都是大宋自有的香料,价钱并不贵。但是让老掌柜对张文十分客气的,是他知道黑胡椒与白胡椒的区别。能知道这个的,来历就不会简单。只有贵人家中,才会这么讲究,普通人家只怕都不敢问胡椒的价钱。


    他又在集市上买了活鸡还有猪肉,猪大肠没花钱,是那屠户送的。那屠户为了拉拢客人,居然扬言只要张文来他这里买肉,每一次都送猪大肠也可。


    张文暗暗摇头,只要大家都知道肥肠好吃,这屠户定会食言。


    提着这些东西回到王丰处,王丰正在等着。


    一看到张文手中提着的东西,王丰就是一脸嫌弃,“我还以为范兄弟你会给我做一顿羔羊,却不想也是猪肉。还有这……这猪肠子,这腥臭之物,真能入得了口?”


    张文笑了笑道:“王大哥且跟我走,待我做成了菜,你便知道好坏了。”


    王丰摇头,叫人备了马车,送两人去草桥镇张文家中。


    一回到家中,张文立时下厨忙活。王丰在堂屋用茶,陪着义母李婆婆闲话,张文与陈圆两个小丫头,却时不时的跑到厨房去看张文做菜。


    张文这次做了四道菜,一个红烧肉,一个溜肥肠,还有一只白切鸡,最后是个炒鸡蛋。


    红烧肉和溜肥肠就不用说了,都是张文在太白楼时做过的。如今的太白楼,凭借这两道菜名引得食客大增,名气已经传开。若不是正赶上陈州饥荒,怕是早就赚的盆满钵满。即使这样,当初花出去的五十五贯交子,也都在这些天翻了数倍赚回来。


    白切鸡这道菜,张文是比较爱吃的。关键是他买的鸡可是正宗大宋小土鸡,都是吃的天然饲料,肉质最好不过。


    张文在厨房门外探头偷看张文做菜,只见张文将收拾干净的鸡,提着两鸡爪放入滚水锅中涮了涮,便又提出来放入冷水盆中浸一下。当时就将小丫头张文看的两眼睁大,不知自家的郎君在搞什么鬼。


    结果张文如此操作了三次,最后才将鸡放入锅中盖了锅盖,却又将灶膛中的火都熄了。


    张文再也忍不住好奇,不由得提醒道:“哎呀,郎君这样做鸡,可是做不熟的!”


    张文一回头,便看到张文探着脑袋着急,他不由笑道:“等下便知,你家郎君可不是傻子,这可是要招待客人的。”


    说完,张文便不再理她,去收拾别的食材。


    跺了跺脚,张文自己跑到了前面。本想告诉李婆婆,却看到李婆婆正与王丰说话,她不好插话。却看到妹子陈圆正要伸着脚开溜,显然也是好奇范郎君如何做菜,想去偷看。


    张文想了想也没阻止,让妹子去看看好了,省得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红姐懂他的意思,赶紧让周围不相干的莺莺燕燕们都出去,让手下人把那些断手断脚的护卫们统统抬到医院去,并且吩咐他们所有人都不许对外露一点口风,谁敢说出去就打死谁。


    最后诺大的帝王厅内,只剩下了豪哥、张老板、红姐和那个白衣旗袍女。


    周天豪坐在沙发上面,喝着红姐倒的酒,才缓缓开口道:“这小子到没什么来头,但后面那个人来头是真的大,是我靠山的靠山。”


    “哦,不知道是哪家的?方不方便说?”张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天豪沉吟片刻,吐出两个字:“魏家。”


    “魏家?”张老板嘴中咂咕着,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顿时变了:


    “江北魏家?”


    “不错。”周天豪点点头,面带苦笑。“刚才来的那个齐哥,就是魏老身边的贴身警卫员,我都没见过几次。”


    张老板只觉背后一股凉气直冲大脑,连之前喝的酒都醒了。


    江北魏家啊,那可是在江南省赫赫有名的家族,尤其在大江以北这几个市,根基极深。他只是个晋西省采煤矿的小老板,哪惹得起这样横跨政军两界的大家族。

曾经学习到的专业知识告诉张文坦,开场和终场应该能够呼应,一加一减,表明影片包含的情绪波动中具有很强的戏剧性变化。


    比如不少专业的演员通常只看剧本的前10页和最后10页,来确定其中是否有剧烈的变化,是否能够吸引观众。


    如果没有这样的变化,剧本通常会被扔到角落的垃圾桶里。


    大致浏览一遍,张文坦并没有从剧本中看到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即便她还没有正式接触过电影这个行业,也不难从剧本的思路推断出,未来的成片无非是以血腥、暴力以及极其敏感的主题来吸引人。


    一个小女孩被恋.童癖虐杀,然后另一个女孩来复仇……


    这绝不是主流电影该有的内容。


    不过,她看了看这间工作室,又看看对面的张文,明白以这种工作室的能力,也不可能制作出主流电影。


    剧本谈不上多好,但结构非常的工整,很符合好莱坞的制作模式,张文坦特意又看了次开场和结尾,开场戏是一个女孩被人残酷的虐杀,结尾是她的好友将凶手同样残酷的虐杀,可以说非常符合开场戏和终场戏必须呼应的要求。


    从这方面来说,对面的人拿出的算是个比较靠谱的剧本。


    但这样的剧本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尤其是看到上面一些血腥的场景,张文坦不自觉的就想摇头。


    敏感的题材、超大的尺度、想来不会很高的投资……


    这一条条从脑海里闪过,张文坦自然而然得出了黑色b级片的结论,而且还是一个成功几率非常小的黑色b级片项目。


    忽然间,张文坦又一次涌起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选择的想法。


    特别是抬头看到对面的张文,那明显比自己还要小的年龄,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


    有一刹那,她真的很想放弃,但想到每周300美元的薪水,还能实地接触到电影拍摄,又放弃了这种想法。


    “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失败的项目……”


    从工整却平淡无奇的剧本和简陋的工作室,以及不靠谱的老板身上,张文坦有了自己的结论,“这间工作室恐怕很快就会倒闭,不过这也是难得的经历,亲眼见证一个电影项目和一家电影工作室完蛋,也能积累一些避免失败的经验。”


    她根本就不看好这个项目。


    张文坦不动声色,将剧本放到一边,取过那张联络表和办公桌上的电话,开始跟一个个应聘的倒霉蛋联系。


    丝毫不受到对面打电话声音的干扰,张文全神贯注的绘制分镜头图稿,这项工作才刚刚开始,正在绘制的也是剧本的开场戏。


    在缺乏足够资金的情况下,加上相对简单的剧本和演员阵容,以及有些薄弱的剧情故事,想要让最后的成片拥有一定的吸引力,必然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尤其是影片的开场戏,开场的作用很大,既要审定影片的基调、情绪、风格,还要介绍主要人物,并向观众展现主要角色的前史。


    但其中最为的重要的是要把观众“绑定”在座位上,并且觉得“这是个好片子!”


    张文承认,影片的主题和尺度都有些大,偏向黑暗化,但他只有三十万美元的投资,这是小成本片成功最简单有效的途径。


    以他现在的能力,三十万美元拍不出《电锯惊魂》,更拍不出逼格高大的文艺片。


    他只是一个新手而已,相对简单的电影才是首选。


    大概忙碌到十一点左右,张文放下画笔,对面的张文坦也合上了面前的文件,说道,“我联系了名单上面的所有人,有六个人对招聘的职位很感兴趣。”


    她低头看眼自己所做的记录,“六人中有两个是灯光师,一个布景师,两个化妆师和一个道具师。”


    张文点了点头,支起胳膊轻轻揉了揉额角,脑袋又在隐隐作痛,这是一年多来的老毛病了,也可以说是这段特殊经历的后遗症。


    “约好面试时间了吗?”他问道。


    “约好了。”张文坦把一份时间表推到了张文的面前,“从下午一点半开始。”


    作为一个才走出学校不久的学生,她的心思相对还不是很复杂,特意提醒了一句,“六个人中有两个是还没有毕业的实习生。”


    “我知道了。”张文拿起那张表,站起来说道,“上午就到这里吧,杰西,你去吃午饭。”


    张文坦刚刚松了口气,张文又说道,“吃完午饭抓紧去南加大电影学院和加州艺术学院,把所有的海报都张贴完。”


    收拾好东西,张文坦拎着向外面走去,转过头之后,嘴巴不自然的撇了起来,显然对做这样的工作有些意见。


    有些事,张文能看得出来,却没有多说什么,现在处于起步阶段,遇到任何困难都很正常。


    之前陈凡闹事、甚至小齐出现,他虽然惊讶,但并不惊俱。毕竟他家业在晋西省,哪怕惹不起,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但听到江北魏家这个名号,他就坐不住了。尤其是魏老的名头,他在晋西时都听说过。


    以魏老的身份,哪怕人不在晋西,打个招呼,晋西省有的是人愿意买他的面子。收拾一个煤矿老板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这事真大条了。”他不由呐呐道。



    然而陈圆去了厨房,却看到张文切了一大把葱花放入碗中,又磕了几枚鸡蛋进去,用筷子不停的搅打。


    “郎君是要蒸蛋羹吗,为何放这许多葱?都是蒸好之后,最后才放的!”陈圆果然也急忙提醒道。


    张文回头一看换了陈圆,心中好笑不已,便开口道:“你要看就进来看个仔细,等下帮我端菜便好。”


    大宋这时鸡蛋还没有炒着吃的,除了煮就是蒸。如今张文所做的,就是大宋的第一份炒葱花炒蛋。


相关文章

第七章 有些人就是懒

  张雨看到草图,便提出自己的异议,“主家,这锅要用这大铁锤一下敲出来吗?我以前在铁匠铺中,可都是铸出来的锅。而且生铁很脆,那铁板怕是一下子便敲的碎了,如何还能造锅。”  &nbs...

第十五章 所有的熄灭了

暴风雪中,温连科虽然可以无障碍睁眼,但可视距离实在太低,转眼间,温连科那高大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你等着我昂~”温连科小声嘀咕着,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向墙上滑去,根据...

第八章 就是喜欢玩手机看视频

可是他的心里已经认定,这锅与后世的炒锅已经没有多少区别。除了在厚度上还是厚一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黄铁匠很快便将锅上的毛刺去掉,两手将锅捧给了范宇。   ...

第二十二 我多想留在你身边

  尽管常安青和焦腾达的肉身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精神上受到的创伤,以及胸膛撕裂的疼痛感却是实打实的。    常安青突然开口道:“我也回家。”   ...

第十四章 分别在九月

果然,一切如皓文章之前所说,既然选择修行雪境之心,那么每一片雪花,都是皓文章的朋友。    这要是把皓文章扔到艳阳高照的华夏南方,他一身的功力能散去大半......  &...

第四章 美好的一天

“主家莫要小看我,这有什么记不住的。”李天好象有点尴尬的道:“圆的熟铁板?这也太过简单,不如我来给主家都打成铁锅,如何?”    “打锅之事可以先放一放,我自有安排。”李天微微一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