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有些人就是懒

xu1373197个月前都市23

  张雨看到草图,便提出自己的异议,“主家,这锅要用这大铁锤一下敲出来吗?我以前在铁匠铺中,可都是铸出来的锅。而且生铁很脆,那铁板怕是一下子便敲的碎了,如何还能造锅。”


    张雨对张雨道:“这个自然不能用生铁,要用熟铁才成。可以在旁边再建一个小些的水锻机,你打制铁器之时,也方便许多。生铁如何炼成熟铁板,也要看你的本事。”


    张雨想了一下,这才道:“主家有这个想法,我便们尽力一试。若是行不通,我也能替主家将这作坊建成一个铁器作坊。有这个水锻机,打铁也省了力气,左右是要建起来的,不让主家赔本便是。”


    对张雨点了点头,张雨看目光扫了四人圈道:“这个作坊多久可以建成?”


    张老丈与陈老丈对视了一眼,有些张口欲言的意思。


    张雨对张老丈道:“张老丈,可是有什么难处,尽管讲出来便是。”


    “主家,这作坊是好建,可是这还要许多砖石木料。而且要先给黄铁匠建个炉子出来,好让他将一些铁器用具都做出来才是。这其中,还是要有一些花费才是。”张老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张雨拍了拍脑袋,“原来如此,老丈若不提,我差些忘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然不会让你们空手去干。那就先支取二十贯钱,若是不够可以再要。”


    四人一听,全纷纷向张雨保证,“请主家放心,若是这活做的差了,我们这条命便交给主家处置。”


    张雨摆摆手笑道:“我要你们的命做什么,我要作坊。将来这作坊如果经营的好,你们便是大功臣。”


    打发走了四人,张雨讲了半天图纸,早就口干舌燥。


    正在喝茶解渴,他就看到义母李婆婆在陈芳小丫头的搀扶下走过来。


    “娘,你可有事?”张雨知道,义母若无事都是在后面做些缝缝补补的事情。既然来到前面,自然是有事。

 “难道叶南天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魏子卿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爷爷。


    她本以为只是军队中人习惯吹牛,夸大其词罢了。正常人怎么可能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就杀掉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而且还是越国最精锐的山地特种部队精英?


    没想到魏傅重重额首道:“不但是真的,而且他比你想的还要强大。你知道的故事只是一小部分,他做到过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否则怎么叫‘国之干将’,怎么能压的其他军区抬不起头呢?”


    提到叶南天,连魏傅这样的英雄人物也不得不感慨万千。


    “武道宗师真有这般可怕?”魏子卿不愿相信,但连她爷爷都肯定了,她似乎不能不信了。


    以前她以为习武只是爷爷的愿望,跟着练好玩而已。她看不惯家中其他小辈那样花天酒地,宁愿陪着爷爷每天枯燥的练武也很有趣,至少能感觉到自己的长进。


    但爷爷现在告诉她,这世间存在以一敌百的武者,而且对抗的还是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单单武道宗师自然没这么可怕,但一个被国家全副武装的武道宗师就太可怕了。”魏傅幽幽的道。


    被他这一提醒,魏子卿猛地想到什么,心中不由寒意大生。


    假如化境宗师就能内劲护体硬扛手枪的话,那么穿上几层特制防弹衣,是不是能硬扛步枪甚至机关枪呢?这样的人物,在战场上快如奔马、来去如风,又不畏惧子弹,只怕一个人就可以媲美一支小规模特种部队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叶南天创造那些种种不可思议的奇迹,也就说得过去了。


    她当然能看明白,墨菲盘算这家咖啡馆恐怕不是一天了,实际做的也很出色,不但有免费的拍摄场地可以使用,对方还提供咖啡和餐饮,最起码能节省上千美元的开支。


    尽管不看好这个项目,有时候她却不得不佩服,对面这个可以算是混混出身的家伙,展现出的能力真的很不一般。


    老林奇送来咖啡离开没多久,墨菲聘用的人员陆续到来,他的律师罗伯特也会担任剧组的法律顾问,专门处理合同以及剧组可能产生的法律纠纷。


    这里是北美,在这里律师几乎是任何一个剧组乃至公司必不可少的标配。


    此外,参与剧务会的还有一位会计师。


    墨菲始终有着比较清醒的自我认知,知道任何人都不会全知全能,像剧组的薪酬发放和资金支出等财务工作,外包给了一家不大的会计师事务所,这样他能节约不少时间,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到影片的拍摄制作上,而不是在乱七八糟的杂务上过多的分心。


    除了律师和会计师,以及墨菲与杰西卡-查斯坦之外,参与会议的人员还有不少,像化妆师、道具师、布景师、灯光师等幕后职业是必不可少的,另外就是被墨菲巧言哄骗签下实习合同的三名加州艺术学院和南加大电影学院的学生了。


    当然,这也不能算是哄骗,就像是与老林奇的合作一样,双方也是各取所需。


    会议开始,墨菲简单的介绍过众人互相认识之后,让杰西卡-查斯坦将复印好的剧本分别发到了各人的手里,剧本上的标注名也就是这个电影项目的名字——《水果硬糖》。


    这个名字看起来与萝莉和怪叔叔似乎没有关系,但是关注过网络的人,基本都能通过片名猜到大致的内容。


    在网络上面,“”专指未成年少女。


    像这种剧务会,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也没有太过实质性的内容,最为重要的就是让剧组人员互相认识一下,建立一个能顺畅沟通的渠道,并且在处理好各自负责的的工作的同时,能让剧组成为一个共同朝前努力的团队。


    任何电影都是团队协作的产物,即便伟大如詹姆斯-卡梅隆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同样也要有团队的支持。


    墨菲很清楚,想要顺利的完成这个项目,他这个导演兼制片人,必须让这些好莱坞的失败者紧密合作。


    目前确定的幕后职员中,连他和杰西卡-查斯坦在内,总共有十二人。


    化妆师杰克-沃森,从事这个行业超过五年,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资历,墨菲雇佣他的最大原因一是认为他能力不俗,二是足够便宜,他的周薪只三百五十美元。


    灯光师叫做道格拉斯,是一家灯光器材店的老板,同时在社区剧团兼职灯光师,他的薪酬也很低,周薪只有四百美元。


    道具师张雨是所有人中资历最深的,参与过三部五十万美元级别的影片拍摄,墨菲为他开出了五百美元的周薪。


    布景师是个年轻的女人,叫做桑妮-克莱格,前年才从加州艺术学院毕业,之前一直担任他人的助手,这是她第一次独立工作,墨菲特意压低了价格,只给她三百美元的周薪。


    简单来,这个剧组就是没经验加失败者们的大集合。


    总之,除去律师和会计师,算上墨菲这个没有薪酬的人在内,剧组内现在没有一个人的周薪超过一千美元。


    而且这些人都不是各自职业所在的行业工会的成员,就像演员工会一样,灯光师工会、化妆师工会等好莱坞行业协会也规定了各自最低的日报酬,基本都在一百美元以上,雇佣工会成员的话,花费的资金无疑会更多。


    在洛杉矶,有些人并不会加入各自的行业工会,一是好莱坞各自的行业工会有准入门槛,不是想加入随便就能加入的;二是必须缴纳一定的费用,对于这些低收入者来,这也是负担。


    还有三个没有薪水的实习生……


    实际上,墨菲很想多找几个这样的人,但不是每个人都吃他这一套,能有三个免费劳力也算不错了。


    按照他的计划,双方的工作合同从今天正式开始,到影片拍摄完成结束,最少也要用十周到十五周的时间,哪怕是最高预估,薪酬也能控制在五万美元以内。


    别忘了,不止是这些成员,还有演员、剪辑师以及配乐等方面的支出。


    墨菲不打算请专业人员为电影作曲,他也没有规划这部分资金,计划寻找使用过往的音乐或者应景的歌曲作为配乐。


    北美版权法相对比较完善,选择好歌曲之后,只要到相关的版权机构缴纳一笔费用,就能合法使用他中意的那些音乐或者歌曲。


    还有器材租赁费用,跟好莱坞的所有剧组一样,墨菲计划所有器材全部租赁,这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5mm专业电影摄像机的租赁费可不便宜。


    然后,就是选择主演了。


    会议结束后,墨菲带着杰西卡-查斯坦先去了一趟演员协会,在协会内部花费

    这样的存在,在战场上,就是一个纯粹的杀戮机器啊。


    “不但是叶南天,你还记得你萧哥哥家的武叔叔吗?”魏老似乎要打掉魏子卿的一切幻想,又说道。


    “嗯。”魏子卿略微有点羞涩的点点头。


    “他也是一位武道宗师。”魏老又丢下一枚重磅炸弹。


    李婆婆在陈芳的搀扶下坐了,便对张雨道:“宇儿,娘这些日子也没闲着,给镇上的刘氏做了一些针线活,也得了几百文钱。我刚刚经过,听说你要用钱。便想着,都是一家人,这钱你就先拿去用。”


    话刚说完,陈圆就抱着一个小木箱从后面进来,“大娘子的木箱好沉,有不少钱呢。”


    木箱被放到了张雨面前,倒让张雨很是感动。


    “娘,家里的钱还够用。除了那次在太白楼赚的钱,还有卖了粮食的钱。除此之外,家中还有余钱。”张雨笑着将木箱推到了义母李婆婆的面前道:“孩儿现在还用不到让娘出钱养活,等孩儿哪天天落魄了,一定不会与娘客气。”


    李婆婆听到张雨的话,也不坚持,却问道:“宇儿,娘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虽然年纪尚轻,可是做事却有章法。不过,你现在这忙里忙外,都是在给官府做事。可现在你身上的担子却不小,要养活这一大家子的人。眼下陈州饥荒,养这些人,还可用家中存粮顶一顶。等过了这段时日,你这家业可就变的薄了许多。”


相关文章

第十一章 我要去接人了

时间,便在况天好对书上知识的钻研学习中,不断流逝着,    ……    窗外,夜色渐深,一轮斜挂着的明月从天际攀升至当空,嵌在夜幕中的点点繁星渐渐清晰。&nbs...

第四章 美好的一天

“主家莫要小看我,这有什么记不住的。”李天好象有点尴尬的道:“圆的熟铁板?这也太过简单,不如我来给主家都打成铁锅,如何?”    “打锅之事可以先放一放,我自有安排。”李天微微一摆...

第二十一章 从你走后心憔悴

苟华中一手拍在讲桌上,原本温柔的声音,渐渐冰冷了下来,眼中的赞赏之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丝丝严厉。    苟华中道:“我愿意友善的对待你们,为你们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也愿意用各种...

第六章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然是人间美味。”张文赞道:“配我的金泉美酒,绰绰有余了。”    在厨房之中,张文与陈圆两个小姐妹,也正瞪着四盘菜发呆。    “大姐,郎君做的这菜,我一样都没...

第十二章 一把弯刀战苍穹

 王师傅依然盯着地球仪看。    “海伦是北直隶永平府昌黎县人,今年十七岁,目前已经考到了秀才的公民,他早年丧父,全靠他母亲一人抚养长大,自幼聪慧,勤奋刻苦,非常孝顺。”...

第五章 开心的夜晚

张文到了一家香料铺子,一进门便看到,一方木斗之中,堆了满满的胡椒。    “掌柜,这胡椒如何卖?”张文随口一问。    有了胡椒,虽然没有辣椒,做菜也能有些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