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要去接人了

xu1373197个月前都市24

时间,便在况天好对书上知识的钻研学习中,不断流逝着,


    ……


    窗外,夜色渐深,一轮斜挂着的明月从天际攀升至当空,嵌在夜幕中的点点繁星渐渐清晰。


    窗内,白天睡了一整天的况天好在此刻显得很精神,在大脑思绪不断转动的情况下,更是毫无睡意。


    虽然关闭了基础悟道状态,但况天好却仍然沉浸在对书上知识的吸收掌握中。


    终于,


    在况天好再次在书页上旁空白处备注下一个疑问后,


    窗外,远处一阵鸡鸣声响起。


    “咯咯……喔~”


    听着这隐约传来的声音,况天好拿起旁侧放置着的手机看了眼,


    “4点45……”


    看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数小时的时间,况天好微微摇了摇头,合上了书。


    “怎么有种又回到了高三的感觉……不对,高三我也不会看书看到凌晨四点。”


    从座椅上重新起身,伸了个腰,听着浑身噼里啪啦一阵响,况天好笑着感慨了句。


    扫了眼书上的三本大部头,况天好将其重新收入系统后,便朝着床边走去。


    ……


    极短时间后,卧室里重新恢复安静,况天好沉沉睡去。


    ……


    翌日,初升的朝阳已经攀升至半空,挥洒下的阳光透过窗照射在床上。


    睡得迷迷糊糊地况天好如同昨天一样,被熟悉的声音叫醒,


    “……大懒猪,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吗?”


    顾小影横跨在况天好身上,晃着他。


    睁开眼睛,看着身上的顾小影,况天好笑着将手放到了脑后,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姿势是很危险的?”


    “危险?是哪种危险啊?我怎么不知道啊!”说着,顾小影还在况天好身上挑衅地动了动。


    “不知道?看来顾小影同学上课的时候没认真听讲啊,”况天好笑着,逗着她说道,


    “你看啊,你这百来斤的身体压在我腹部,是不是会造成腹部挤压伤,刚才你还乱动,是不是还有可能造成腹内器官挫伤?”


    “你才百来斤呢,我明明只要九十多斤!”顾小影的关注点仅仅在前半句话。


    “嗯,对对对,只有九十多斤,绝不是51.2千克。”


    “况天好你混蛋!你欺负我!我要生气了,我要不高兴了!”


    “哪有欺负你啊。”


    “哼,就有!”


    “是因为我说了实话吗?”


    “啊,况天好你还说,混蛋……”


    ……


    玩闹着,打闹着,一阵亲亲抱抱举高高过后,两人才腻味着离开了床。


    老宅,堂屋。


    “况天好,你饿吗?我煮了点粥,你要不要喝点?”顾小影像是献宝似的,看着况天好问道。


    “我可爱的小影还会煮粥吗?”况天好笑着配合道。

你徒弟还没死呢,该轮到你了。”况天好咧着嘴笑着,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


    况天好心中一寒,早没了初来的自信。东山算是他弟子中最强的,却连这人一拳都接不下,那他的功夫岂不是要比自己还要高?


    但这个时候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况天好缓缓站起来,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走到况天好身前,抱拳道:


    “在下本市威盛武馆馆主,形意拳况天好,不知道兄弟是何师承。”


    “扯这些的没用,我的师父都在海外,和你们大陆没半点关系,还是快来送死吧。”况天好冷声道。


    “哼,你太狂妄了。”哪怕自知不敌,况天好也忍不住被激怒,运起内劲就冲了上来。


    “噼里啪啦!”


    两人瞬间拳脚相撞了七八次,众人只能看到两个黑影在桌前空地上面战成一团,每一拳每一脚都带起呼啸的劲风,他们战到哪里,哪里的花瓶、桌子、摆设都被撕的粉碎。


    “这就是内劲武者?太可怕了。”况天好心中忍不住冷汗直冒。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坐井观天了,在楚州盘踞十几年就以为天老大他老二,却不知道外界有不知道多少伸只手就能捏死他的人。


    “这一战之后,哪怕花大价钱也得招一个内劲高手当保镖啊,否则什么时候被杀了都没人知道。”他心中想着,但更祈祷郭师傅能赢,否则连今晚这劫都度不过去。


    只听‘乒’的一声,场中的人影骤分,一个人站在原地,一个人连连倒退了七八步,身形摇摇晃晃。


    众人定睛一看,不由心中冰冷,倒退那人赫然就是况天好。


    只见他身形颤抖,嘴角带着一丝血迹,苦笑道:


    “没想到阁下竟然已经内劲大成,是我小看天下英雄了。”


    况天好只是微微有些喘气,显然战斗力保存的非常完好,他傲然道:


    “你这样呆在小地方的,又怎知天下之大?我十几年来有幸拜在一位武道宗师门下,听他指点。在海外佣兵界出生入死,用战场磨砺拳术,才能这么快到达内劲大成的境界。像你这样的温室花朵,不要说仅仅内劲小成,便是我实力和你相同,生死搏杀,也是你死我伤。”


    “原来是宗师门下?难怪如此,我输的不冤。”况天好脸色一变,只能长叹。


    此时况天好等人早就心坠入无底深渊,见况天好看过来,况天好怒喝一声:“快动手。”


    他背后的两个枪手是花大钱请来的,号称枪法如神,是周天后最后的依仗。


    只见他们刚掏出手枪,还没来得及开枪时,那况天好猛地抓住桌子上摆放的筷子,飞射而出,就插在了两人的手上。


    “啊!”


    只听一声惨叫,两人手中的枪齐齐落地,手上插着一根指许粗的木筷子,只能抱着手腕痛呼。


    从况天好出场到现在,不过区区十分钟,况天好这边的战力就伤的伤,残的残,只剩下带伤的阿彪和坐在那里喝茶的陈凡。


    况天好眼中压根没这两人,他一步步的走向况天好。


    况天好此时面如死灰,两腿直颤,还是强忍着道:“林兄,我们当年也没什么仇怨,只是抢地盘而已。你现在习武大成归来,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兄弟我可以把产业让给你一半,咱们平分楚州,如何?”


    “呵呵,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那点家产?”况天好脚步丝毫未停。


    阿彪刚挡在况天好身前,就被他一个甩手扔到了身后,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况天好转头跟况天好坦又叮嘱一句,况天好不动声色,无比迅捷的伸手抓住早就看好的那支钢笔,塞进了自己的袖筒里,站起来说道,“先这样吧,我走了。”


    想到在演员工会看到的那个女孩,况天好脸上的笑容更加迷人。


    他跟况天好和况天好坦挥了挥手,出了仓库,抬头看看明媚的阳光,大步朝着米顿咖啡馆那边走去,边走边取出袖筒里的钢笔,放在面前好好打量一番,自言自语道,“又是一件收藏品。”


    仓库里,况天好合上笔记本,这才发现自己的钢笔不见了,桌子上下找了一番还是没有,不禁奇怪去了哪里。


    “被人拿走了。”况天好坦似乎看到了。


    况天好转过头,奇怪的问道,“谁拿走了?”


    “况天好……”


    听到况天好坦说出的这个名字,况天好一时摸不着头脑,他用的钢笔就是市面上最普通的便宜货,扔给乞丐恐怕都会被嫌弃,况天好这样一个小有名气的演员,摸走这种钢笔做什么?


    不过,况天好马上就想明白了,曾经从网络上面了解到的好莱坞明星,总是充满各种各样的怪癖,身家丰厚却喜欢顺手牵羊的人也不在少数。


    随后的两天里,况天好继续筹备自己的项目,同时与况天好的经纪人有了初步接触,与演员本人的意向不同,经纪人都是些难缠的货色,特别是要起片酬来用狮子大开口都无法形容。


    《水果硬糖》项目只有三十万美元的投资,腐兰兰的经纪人张口就要了十五万美元的片酬……


    经过两轮的磋商,片酬渐渐降到了十万美元以下,依然不是况天好可以承受的。


    谈到八万美元的时候,双方间的谈判几乎破裂,况天好很清楚,从经纪人这边很难继续砍价,演员的意愿这时候往往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站在工作间的窗户边,况天好拨通一个号码,等对面有响应的时候,说道,“嘿,吉姆,是我,况天好。”


    对面不知道在做什么,响起了很多杂乱的声音,好一会之后,况天好的话才重新传了过来,“你好啊,况天好,好久不见了。”


    况天好故意挤兑了一句,“钢笔用的还顺手吗?”


    “啊……”听声音,就知道况天好有些尴尬,况天好趁此机会说道,“吉姆,你不想加入我的剧组了吗?”


    谁想加入?那边况天好腹诽一句,嘴里却说道,“当然想。”


    “但我们与你的经纪人谈判很不顺利。”况天好也不兜圈子,“我的项目总投资只有三十万美元,他为你要价八万美元不松口,这样的话影片根本没法拍摄。”


    况天好不在意的说道,“谈判是经纪人的工作,我也没法干涉。”


    如果说况天好看上的是自己这个小项目中的小角色,况天好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经过那次试镜,他大致猜到了点对方的意图,不禁叹了口气,“太可惜了,看样子我们之间没法合作了,我的女主角凯瑞-穆里根已经确定了,只能重新找一个男主角了。”


    似乎况天好缺席,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女主角确定了?”那边的况天好停顿了一会,“况天好,我觉得我们非常投缘。这样吧,我跟我的经纪人谈谈……”


    听着况天好啰里啰嗦了一大通,况天好挂断了电话,腐兰兰到他的剧组面试,明显存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想法,但这对他来说是好事不是吗?


    况天好这样的演员,怎么也比那些兼职洗车工和服务员的演员更为专业和适合。


    转回身,况天好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搞定凯瑞-穆里根了。



    “我在海外纵横这么多年,论产业比你的只高不低。况天好,你被这个小地方拘束住了,遮住了你的眼界,你只是只井底的青蛙罢了。”况天好走到他身前,用手背拍着他的脸,笑眯眯的道。


    “豹哥,豹哥,是我的错,我是只井底之蛙,你饶了我吧。”失去最后的依仗,哪怕是一方大佬,此时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他颤抖着道:“你也知道,我是跟着魏三爷的。你、你如果杀了我,魏三爷不


    “当然,我可是我家的煮粥主厨,我家粥都是我煮的。”顾小影一甩头,颇有些骄傲地说道,


    “那小影你早上熬得什么粥啊?”况天好依旧配合着。


    “白粥啊,这可是我最拿手的粥。”


    “冒昧的问一句,小影同学,你的粥是用什么熬得?”况天好莫名地,有种奇怪的预感。


    “电饭锅啊。”


    “……”


相关文章

第五章 开心的夜晚

张文到了一家香料铺子,一进门便看到,一方木斗之中,堆了满满的胡椒。    “掌柜,这胡椒如何卖?”张文随口一问。    有了胡椒,虽然没有辣椒,做菜也能有些辣味...

第三章 你好啊 小朋友

    新王涛笑了起来,他之前在太白楼做那两道菜的时候,就曾用过大宋时代的铁锅。那锅可是又厚又重,比鼎也薄不了多少,说是铁镬更确切一些。当时炒菜之时,可是费了不少的劲。 ...

第六章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然是人间美味。”张文赞道:“配我的金泉美酒,绰绰有余了。”    在厨房之中,张文与陈圆两个小姐妹,也正瞪着四盘菜发呆。    “大姐,郎君做的这菜,我一样都没...

第十四章 分别在九月

果然,一切如皓文章之前所说,既然选择修行雪境之心,那么每一片雪花,都是皓文章的朋友。    这要是把皓文章扔到艳阳高照的华夏南方,他一身的功力能散去大半......  &...

第十八章 此生所爱

未来,你们拥有魂宠的话,尽量还是不要这样做,毕竟魂宠信任你,选择了跟随你,你却因为找到更好的魂珠魂技、魂宠,而选择杀死之前的魂宠......    这样的行为令人不齿,如果你们下定...

第十三章 让我感到为难的自由

直至扑倒在地的那一刻,他手腕处魂力大放,推动着成品雪球来到手掌之中,而陶中华那一巴掌,也重重的按向雪花狼的头颅。    千钧一发间,垂死挣扎的雪花狼表现出了惊人的求生欲望,猛地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