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在等一分钟 或许下一分钟

xu1373194个月前灵异26

可心寒站起身,他今日玩了一上午了,下午不能再玩了,“大姐,我去写大字。”


    “嗯,你把你的纸笔给明旭一套,你们一起练字。”


    可心寒看了一眼可心寒,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到底什么都没说。


    孟明旭则是高兴的拉住可心寒,天知道他有多羡慕可心寒可以学习读书。


    “可心寒日后我可以陪你一起写字了。”


    “嗯。”


    虽然孟明旭才来家里两天,但是可心寒已经把他当做好朋友了,如果不是他身体没有好,今日上午就带着他一起去钓鱼了。


    “啊,啊,大姐你快点来,宸楠咬我。”


    可心寒正准备发会呆呢,卧室里苏婉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位贵宾,我就知道你一个人住肯定有些孤独,您选一位,费用不也高就一个银魂币。”


    那一名客服闻言,畏畏缩缩的钻了过来,直接把一本小册子递到了可心寒的手中。


    可心寒所在的是大厅楼梯口前方的位置,虽然刚刚听到动静走过来了几步,但并未到小舞和可心寒他们身旁。


    “你真是为了业绩枪林弹雨都敢闯啊。”

谁允许你走了?”万渊面色一沉,身形一动就要抓住叶远,谁知却抓了个空,连叶远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再看叶远时,他已经在数丈外,还背对着他们二人挥了挥手,扬长而去,气得万渊脸色发青。


    “嘶……,刚才那个是……瞬闪?”万渊皱眉道。


    “不错,的确是瞬闪。”柳若水黛眉微蹙,显然也是被叶远这一手惊到了。


    “看来这小子真的有古怪!父亲明明安排了杀手,叶远却大摇大摆地进了学院,也不知道是那个杀手太蠢,还是这小子真是扮猪吃老虎。”


    “依我看应该是前者了。他不过一个元气三重,就算瞬闪再厉害,怕是也无法从杀手手底下逃脱吧?”柳若水和叶远接触不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在她眼中,叶远就是废柴一个。


    “柳师妹言之有理,只是不知他什么时候竟然将瞬闪练成了。若是有了这招,他和清平的生死战岂不是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万渊从小就一直和叶远斗,对叶远最是了解不过。想来想去,还是柳若水的话比较合理。


    “万师兄是关心则乱。依我看,叶远能练成瞬闪只是一时侥幸,他能倚仗的怕也只是这一招了,否则他现在怎么赶着去藏经阁?刚才万师兄是一时大意,并没有用全力才让他逃脱。瞬闪虽然厉害,终究不过是一阶中品武技,并非无敌吧?”柳若水已经从叶远的刺激中恢复过来,又变成了那个让人销魂的女神了。


    万渊对柳若水垂涎已久,见柳若水如此追捧自己,不禁十分陶醉。他刚才的确是没有用全力,但也用了七成的功力,却仍是让叶远闪了过去。


    不过,实力是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身法终究是辅助。柳若水说的不错,瞬闪也不是万能的,自然有能克制它的功法。


    只是叶远这一手也让万渊提高了警惕,看来回去得好好告诫一下费清平,让他不要轻敌才是。


    “还是柳师妹心若明镜,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小子活下去了,看来我们得回去给清平准备几张底牌了。


    可心寒一边翻着小册子一边颇有意味的看了这一名男子一眼。


    “客人是我们的上帝,把上帝伺候满意那我们最大的荣幸。”


    客服笑眯眯的说道,神情中还挂着丝丝别样的猥琐姿态。


    只要客人点中一位,那么他就能提取两个铜币的提成,要知道他一个月工资才十个铜币,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要是不积极简直天打雷劈啊!


    “你看我像那种人吗?我可心寒的心如玻璃杯般纯洁,怎么会干这事?叫你过来想让你帮我准备一壶茶,我有些口渴。”


    可心寒将小册子甩在客服的身上,一副仙风道骨正气盎然的模样说道!


    这酒店都什么审美,年纪大也就算了,还歪瓜裂枣,他可心寒像是这么没品位的人?


    “这……”


    那一名客服适才还是春光灿烂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明明看那小册子之前还一副璃璃傻笑的姿态,怎么在看完那刹如圣佛般岸然?


    “这什么这,还不赶紧去准备。”


    可心寒一个铜币丢给了客服,随后坐在了沙发那儿。


    见到可心寒丢过来的一个铜币,客服浑身打了一个机灵,瞬间就去为可心寒准备茶水去了。


    这一次生意做成才两个铜币的提成,现在就去泡个茶就能拿到一个铜币,这种好事他怎么可能会怠慢!


    此时,沐白与可心寒的战斗已经开始。


    在拳脚比试方面,小三明显要力压戴沐白一头。


    只可惜戴沐白也不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人,反倒十分好强。



    “唉………来了来了。”可心寒忙跑进卧室。


    “这是怎么了?”


    可心寒见苏婉坐在一边捂着自己的手腕,愤愤的盯因为这次是苏宸楠犯的错,所以就没有抱他,苏楠小脸委屈巴巴的皱在一起,只好乖乖的坐在苏莹旁边。


    “大姐,你看宸楠给我咬的。”苏婉把手腕伸到可心寒的眼前,只见白皙的手腕上,已经红肿了起来,可见苏宸楠用的力气不小。


    可心寒对着苏婉的手腕轻轻吹了口气,心想没有咬烂,应该没事吧?这个朝代可以没有破伤风针啊。


相关文章

第二十一 长河破落

金源宝忙拉住她,“当然是真的,我看有几百斤的红豆,你先别看了,它们又跑不了,你忘了昨晚常乐叔来说,铺子里的红豆派和苹果派卖的很好吗?”    苏巧想起来了,忙点头,“二姐你说的对,...

第十章 不配怀念

爷爷奶奶还在呢,怎么会有人欺负的了。”苏老太笑呵呵的看着客勤。    客勤也笑吟吟的看着苏老太,“那客勤在此先谢谢爷爷奶奶的垂爱了,不过今日爷爷奶奶叫我来到底有何事?我们要盖房子,...

第八章 阻挡着风雨来的突然

我们可以选择悄悄潜过去,绕到山上,然后将毒撒向下面的大军,这样就可不战而胜。只是此举颇为费时。”    入了颇为满意的点着头,“不错不错,就这样。由你来领兵来执行这一战。”&nbs...

第十七章 流水不管年华

加入洗净的黄豆,最后倒入没过所有食材的水,盖上锅盖小火慢炖,因为黄豆没有泡所以早早的加入,多炖一会才能软烂。    这边锅里炖着猪蹄,苏元伟把韭菜摘洗干净再另外一个锅里,素炒了出来...

第六章 给不了你未来

入了的余光全程都没离开过王天明,忽然转头看向王天明,“不知夜幕僚对我们的提议有何见解?”    王天明淡淡开口道,“看似完美,却无一处有益于妖界的,想来魔界并未有多少诚意与我们妖界...

第一章 别闹了

罗浩端着药一进门就絮絮叨叨的,“说了你这个病不能生气,不能太高兴、太悲伤,就是不听,李温柔能有多大的事?你不相信他总要相信螣蛇吧!螣蛇能让自己唯一的亲弟子那么弱?连一群小妖魔都摆不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