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往事随风

xu1373194个月前灵异35

李心寒冲到张氏面前就要揪她的头发,可惜她从嫁到苏家村就没干过农活,而张氏年轻就经常下地干农活,俩人的力气悬殊。


    张氏手脚麻利的一只手先揪住了她的头发,直接侧着一拽,把李心寒拽倒在地上,张氏一个箭步上前骑在她的身上,对着她的脸左右开工。


    “你个,贱人,万人骑,没人要的荡妇,啊,你放开我,贱人。”


    李心寒被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嘴巴还是不停。


    旁边的妇人多多少少都看不上李心寒,只是在旁边假意的劝说,但是并没有人上前。

所谓力量之道,泯灭所有,因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诡计皆是不堪一击。


    “是吗?有点意思。。”


    秦风瞳孔一凝,下一刹那狂暴的雷霆之力滋滋作响,如果有人此刻细看的话,地面上竟然全都是因为电光灼烧后的黑色痕迹。


    “你很幸运,成为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认真对待的大魂师,先试试我的白虎烈光波!”


    李心寒一跃而起,一道恐怖的白光从他身后那猛虎的嘴里狂喷了出来。


    巨大的冲击波让整个酒店摇摇欲坠,原本悬挂着的吊灯装饰画等都轰隆砸下。

翻看里面的内容,李心寒摇了摇头。这种武技太过粗浅,对他来说没有丝毫难度,威力也太弱。


    虽然书里吹的天花乱坠,但是以李心寒的眼光又怎么看得上这等武技?


    将《火焰掌》放回书架,李心寒又随手翻了几本武技,基本上和《火焰掌》是一个层次的武技,华而不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心寒也翻看了数十本书,却没有一本能入得了他的眼。


    李心寒不由感叹这幽云宗还真是小家子气,用这些大路货来充门面。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功法武技是宗门立派之本,真正重要的功法怎么可能随便放到俗世之中?


    李心寒知道在这片书架上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武技了,于是再往深处走去。


    这一片书架上的武技明显少了许多,不过质量却是上了一个层次,基本上达到了一阶上品。


    李心寒翻看了几本,仍旧没有遇到满意的。


    他倒不是闲着无聊,而是想看看这些武技当中有没有什么亮点。


    对于李心寒来说,一阶中品和一阶极品没有太大的差别。品阶低一些的未必不是好武技,品阶高一点的也未必就一定是好武技。



    刚刚还有一些人围观,现在直接给吓得狂奔了出去。


    刚刚是比试,现在这整个就是个修罗战场,不跑,简直要命!


    “原来这就是白虎烈光波,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嘛。”


    白虎烈光波喷出的那一刹那,一道鬼魅幽灵般的声音在李心寒耳旁响起,戴沐心头猛地一抽,随后迅速转身。


    只见一个黑色的大锤子朝着他砸了过来。


    李心寒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施展出了白虎护身障。



    明洲打好水路过她们的时候,连看都没看就走远了,他从小习武,耳聪目明,自然听到了她们所说的。


    “让你嘴巴臭,我让你嘴巴臭,今日非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你。”


    张氏骑在李心寒身上,两只膝盖压住了她的双手。


    苏胜正好路过,见围绕了好些个妇人,吵吵闹闹的不知怎么回事,上前一看,便见到了这么个场景,顿时脸黑了下来。


相关文章

第二十一 长河破落

金源宝忙拉住她,“当然是真的,我看有几百斤的红豆,你先别看了,它们又跑不了,你忘了昨晚常乐叔来说,铺子里的红豆派和苹果派卖的很好吗?”    苏巧想起来了,忙点头,“二姐你说的对,...

第五章 大雨还在下

王天明放在矮桌下的手将膝盖上的衣物死死捏成一团,又道,“妖王这样可不行,不能让魔界占据先机,不然什么功劳都是他们的。”    步明一甩衣袖愤愤道,“他们有一个叫暗冥的也不知道是谁,...

第二章 突然的感伤

巧了,文儿刚刚走了,回军营了!”天帝这会要懊悔死了,要是知道媳妇会回来捆也要把那俩小崽子捆住不让他们离开。    “文儿也去军中了?”天后惊道,“以前暖儿闹着要去,你同意了,一个女...

第十七章 流水不管年华

加入洗净的黄豆,最后倒入没过所有食材的水,盖上锅盖小火慢炖,因为黄豆没有泡所以早早的加入,多炖一会才能软烂。    这边锅里炖着猪蹄,苏元伟把韭菜摘洗干净再另外一个锅里,素炒了出来...

第二十章 午夜时分

罗远方明白了,挥了下手说“嗨,那你还做什么啊?我家做的多,你走的时候带回去一些,反正岁数差不多,吃完了再来拿就行。”    林氏没有客气,“那也行,对了,我听常英说巧儿又做出新的点...

第四章 我们之间的情谊

天后听说儿子回来了准备找儿子算账,终于在梧栖宫的书阁找到俩父子。    一推开门就看到两人,温娜还红肿着眼睛明显哭过,满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温娜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