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道兆兆

xu1373199个月前武侠30

阿潇……”忽然念出这个名字,许之文下意识的将手放在腰间剑灵上,自从那日拔剑以来,她的一魂一魄出现涣散的迹象后被凤九卿强行保住封入了剑中,至今他也没有再次将沥空剑拔出过,隔着剑鞘他其实感觉不到魂魄的力量,也无法判断那个终于苏醒过来的人是否还能保持着和剑上魂魄的感知力。


    倏然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这一个多月以来,许之文再也没有醒过来,他的身边也没有人能说上话,他一个人靠着雪峰之巅的巨石默默坐了下来,看着她醒来的那一瞬狂喜,已经被这一个月杳无音信的等待磨得一丝不剩,他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步伐匆匆的赶赴冰川之森,机械一般重新回到封魔座,破坏封印之地,留在那里的魇之声终于和他一直携带着的魇之心、魇之形三体合一,那只魔物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他,大概是已经知晓自己的结局,只是露出魔物特有的诡异低笑,然后任凭古尘搅碎躯体,毫无逃窜之意。

有人诞生便是帝王,有人出生便流落街头;有人锦衣玉食,有人食不果腹;有人三妻四妾,有人孤独终老;有人才华横溢却郁郁而终,有人胸无点墨却居庙堂之高。


    若什么事儿都“不争”,都以“君子不争”来自我安慰,那么世道将会停滞不前。


    圣贤告诉夫子“不争”,但夫子偏偏要“争”!


    他作为夫子,作为天下读书人的领袖,他要教读书人“争”!


    不争富,不争权,不争美娇娥,而是争一争这天下大道,争一争为这天下求得平安的责任和权利!


    那青铜门内传来的嘶吼声越来越尖细,如同一柄利剑,要刺破夫子的耳膜。同时,在那高空之中,那只毛茸茸的大手再度拍了下来。


    许之文看着再度渐渐逼近的夫子,仍旧没有动。负手而立,一副康概赴死的模样。


    眼瞅着那空中凝聚而成的大手直直的扑向了夫子,徐闻来不及多思考,大叫了一声:“小心!”


    夫子转过头,看了一眼徐闻,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眼中多了一丝坚毅!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向那空中的大手一眼!

她突然不管不顾的甩开幽影的手,一边痛心呼喊一边缓缓靠近清文。


    “清文,我脱险了,我是夜雨,我们回去吧,跟我回去吧......”


    眼见幽夜雨坚持,幽影叹了一口气,只好守护在旁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一边哭喊着,幽夜雨一边蹲下身准备扶起清文。突然清文一只右手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捉在了幽夜雨的脖子上。但此刻幽夜雨并没有任何的惊恐,眼中有的只有悲伤与倔强。


    脖子上传来的力气越来越大,但是她还是用尽最后的力气试图唤醒清文的意识。


    “清文...我是夜雨...我们安全了,跟我回去吧...回去吧...”


    此刻,幽夜雨已经因为缺氧出现了头晕眼花的症状。面对这个危局,幽影已经准备出手干预。


    一切如同冥冥中自有天意,或许是清文还保留下一丝稀薄的意识。在幽影无奈出手的最后时刻,清文感受到手上幽夜雨滴落下来的泪水,手上掐着幽夜雨脖子的力气逐渐消失。身体如同虚脱般缓缓往幽夜雨怀里倒了下去。


    身旁时刻观察着清文一举一动的幽影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立即上前帮忙与幽夜雨一同搀扶起清文,将清文平放在地上,从衣袍之中迅速拿出应急救援的药物,为清文的伤势做起了应急处置。


    经过了两人一番手忙脚乱,随后再次把昏迷状态中的清文合力抬到了幽影在树林旁边找到的另一辆马车,匆匆往着天守关方向离开。此刻,天色已经逐渐变得明亮。


    —————


    天守关天策卫分部,清文全身裹着纱布躺在床上,一名军医正在帮他处理伤势,幽影与两名天策卫将士在旁协助。此刻的幽夜雨眼神有些呆滞的站在一旁,情绪有些低落


    “读书人,找死!”


    随着一声大吼,那毛茸茸的大手照着夫子的头顶拍了下来!


    同时,他手中闪烁着青光的戒尺在许之文的眼中不断放大。


    就在此时,徐闻没有犹豫,他也没有去救夫子。凭他的实力,他无法救下夫子。


    徐闻化作一道红色长虹,手中的焚从另一个方向,直刺许之文!


    今日,哪怕他和夫子葬身此地,也必然要杀了许之文


    魇魔曾经入过凶兽的梦,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那只魔物又到底在笑什么?笑他不自量力妄自菲薄,还是笑他失去所有落得孑然一身?


    “呵……”想到这些,许之文反倒是揉着额心自己笑起来,他在破坏了封魔座之后一天也没有休息直接回到了魑魅之山,这里是他噩梦的开始,却也是他再次见到心爱之人的场所,他像一年前那样沿着陡峭的雪峰往上走,耳边仿佛还能听见天征鸟的高鸣,那只和他并肩作战八年的白色巨鸟如今也已经回到了故乡昆仑重归平静,他似乎有种奇怪的期待,只要一直走下去,路的尽头就能再次看见她。


相关文章

第十七章 七剑下天山

    这些年来,他渐渐地习惯了自己的身份。虽然说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被困在一个幼儿的身体里,不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都要经受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如果换成一个正常人,只怕会发疯――但很凑巧的...

第七章 流下的眼泪 模糊了视线

事后他曾去检查过,发现比武台的三十根柱子已经完全被剑气击穿,这才导致了最后的倒塌,好在高温也没有责怪他们,否则就算是禁军的驻都部队,恐怕也得调到荒地去了吧?    “喂——醒醒!”...

第六章 相爱那么简单 相守太难

“明知故问。”流花于没有显出丝毫不耐烦,依然语气平稳,“当年我长姐明玉就是被你这张脸迷惑了心智,犯下不可饶恕的死罪,流花于,我是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长姐如此死心塌地?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你这...

第九章 拥你入怀 这世界你最可爱

 相对比禁军每年挤破头的上千人竞选,这六十一个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还有不少是军机八殿强行报上来的,他听都没听过的名字。    秋红工老谋深算的看着左大臣,压低了声音:“公...

第五章 斯柯达归来

眼前这个齐天海的帝王,无论他什么时候面圣,都没有在他身上感受过所谓“暴君”的气息,他像一个慈祥的中年人,永远都是一副寡淡无求的模样。    然而也就是这个帝王,曾经弑父杀兄,篡位夺...

第三章 留得青山在

“少阁主!”驻守军阁本部的副将骆闻舟也连忙迎上来,秋华指了指鸟背上用白布包裹着的东西,道,“劳烦丹真宫亲自来取了,骆闻舟,你给宫主送过去吧。”    “是。”骆闻舟小心的接过那个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