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斯柯达归来

xu1373197个月前武侠22

眼前这个齐天海的帝王,无论他什么时候面圣,都没有在他身上感受过所谓“暴君”的气息,他像一个慈祥的中年人,永远都是一副寡淡无求的模样。


    然而也就是这个帝王,曾经弑父杀兄,篡位夺权,一意孤行的屠戮异族人。


    “来。”他终于转过脸,一样的浅金色眼眸比太子殿下多了几分沧桑,一开口,又是让他不敢轻易琢磨的话语,“萧阁主,这次辛苦你了。”


    “属下失职,未能完成任务,让陛下失望了。”洛阳文不敢轻易回话。


    “倒不能全怪你。”齐天海淡淡的,看了一眼明华太子,“这些话原本是该在明日的双极会上再说的,既然明华亲自来找我,我倒也不介意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对父子究竟对对方了解多少?是真的一无所知,还是在相互试探?

不是这两峰不愿下山济世救民,只是这两峰实在是后继无人。


    护峰大阵自动开启,这两座光秃秃的山却也从此被封闭。其余七峰上空霞光笼罩大有气冲斗牛之势,而这两峰上空却是灰蒙蒙的一片。


    虽然这两峰自封,不过蜀山仍然有一小部分苦修者。


    和大多数门派不同,他们并不排斥苦修,并不认为苦修是脑袋有问题了。相反,苦修可以明其心,坚其志。


    齐天海就是蜀山所剩不多的苦修者之一。


    他不属于两峰,可他却愿意用苦修来明其心志。


    所以他选择下这灵气匮乏的外山,愿意自己一手一脚的搭建住处,也愿意每日背起柴架,去打柴做饭。


    这便是他来外山当个训导先生的原因。


    洛阳文想到齐天海那严肃古板的样子就发慌,可他一想到李宏许诺当了家主之后让出半个州生意利润的巨大诱惑。咬咬牙,便朝着潜学殿的背后走去。


    后山只有几座空着的竹楼,那炉子里的烟火还没灭,炉子上的水壶叮铃作响,看来主人是把水放在炉子上才出的门。


    洛阳文找了个壶把水灌满,一不留神那水洒在了还未完全熄灭的柴火上,一阵烟子起来,呛得洛阳文眼泪都快要出来了,还直咳嗽。

赵东明闻言当即翻了个白眼。


    “老不死的,你这样开后门如果半年后的十州演武名额战他拿不到前十名,我看你这老面还能往哪里搁。”


    秦元正看着赵东明愤愤不平的离开,丝毫没有影响他阅读的兴致。继续拿起卷宗边看边自言自语的摇头轻笑了起来。


    “呵呵,前十?”


    —————


    “各位学员,今天的实战经验就分享到这里吧。你们回去后多换位思考,以敌人的角度去考虑我说的内容,这才能青出于蓝。有什么不明白就来找我,五天后下一堂我们说一说拳法类武学的实战经验。散了吧。”


    夏顾结束教学后与众人道别,带着段离前往洗衣坊领取学袍。


    一路上夏顾都热情的给段离介绍学院内的设施位置。说着说着,洗衣坊已经出现在段离两人的视线之中。


    进入洗衣坊后夏顾上去先把自己需要清洗的衣物交给了负责之人,然后和洗衣坊的负责人七嘴八舌的笑谈了起来,看来夏顾和这个负责人倒是挺熟络。


    段离也不心急,耐心的在旁边等候,反正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缺少耐心之人。


    他转过头去,看见墙角的不多的柴和几捆藤条,发现柴架并没有在。想了想,便朝着山上走去。


    果真,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粗壮的汉子扛着一架柴走来,穿着一件马甲,胳膊上的肌肉勾勒出好看的线条。


    “你来做什么?”汉子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


    “哥,我有点事……”


    齐天海看着洛阳文一副要哭的样子,把柴放下。


    “又被人欺负还是又被人骗了?”



    洛阳文目光严肃,齐天海也在静静的观察着他的反应——除去那双赫然如电的双眸,他竟真的能稳如泰山,没有露出一丝慌张。


    “呵……”帝王无声的笑了,接道,“仓鲛一事是祭星宫失职,十万人命不能让军阁独自承担,但是两个逃犯一死一失踪,这点我也不能无视。”


    他语气平稳,对自己的称谓却是平民百姓常用的“我”,但洛阳文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帝王说话的分量,重的让他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他又拿过一个折子递给洛阳文,道:“不过在决定之前,这是祭星宫一大早报上来的,上面的哪些问题,萧阁主需要先解释一下了。”


    洛阳文接过帝王手上的折子,祭星宫在周边四大都都设有司星台,确实可以一定程度的观察到境内发生的情况,师兄正是深知这一点才会嘱咐云潇不要轻易使用剑灵,因为昆仑的剑灵对齐天海而言是重点盯防的对象,一旦被发现,需要先在祭星宫报备,得到允许之后才能继续留在齐天海。


    那份折子上首当其中的问题,就是位于羽都境内的司星台,发现了沥空剑以外的剑灵气息!


    “那确实是我的两位同门。”洛阳文如实回答,瞥见明华太子意味深长的眼神,又道,“一些儿女私事而已,我已经把他们劝回去了,请陛下恕罪。”


相关文章

第十三章 无话可说

天空灰蒙蒙的,整个天空都被灰黑色所笼罩,不见天日,这座城市温度很低,邱文友哈出了一口气,打了个寒颤。    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城市中的一座小广场,小广场同样残破,地面上布满大大小小的...

第九章 拥你入怀 这世界你最可爱

 相对比禁军每年挤破头的上千人竞选,这六十一个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还有不少是军机八殿强行报上来的,他听都没听过的名字。    秋红工老谋深算的看着左大臣,压低了声音:“公...

第七章 流下的眼泪 模糊了视线

事后他曾去检查过,发现比武台的三十根柱子已经完全被剑气击穿,这才导致了最后的倒塌,好在高温也没有责怪他们,否则就算是禁军的驻都部队,恐怕也得调到荒地去了吧?    “喂——醒醒!”...

第十七章 七剑下天山

    这些年来,他渐渐地习惯了自己的身份。虽然说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被困在一个幼儿的身体里,不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都要经受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如果换成一个正常人,只怕会发疯――但很凑巧的...

第十三章 有趣的生活

那些魔修,一看范玉华笑,匆匆躲避。他们的印象中,范玉华皱眉头,实际才是高兴。而范玉华笑,一般都是要杀人了。RCGGZY收录网:https://www.rcggzy.cn/    “...

第三章 留得青山在

“少阁主!”驻守军阁本部的副将骆闻舟也连忙迎上来,秋华指了指鸟背上用白布包裹着的东西,道,“劳烦丹真宫亲自来取了,骆闻舟,你给宫主送过去吧。”    “是。”骆闻舟小心的接过那个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