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相爱那么简单 相守太难

xu1373199个月前武侠32

“明知故问。”流花于没有显出丝毫不耐烦,依然语气平稳,“当年我长姐明玉就是被你这张脸迷惑了心智,犯下不可饶恕的死罪,流花于,我是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长姐如此死心塌地?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你这张女人们都会喜欢的脸吗?”


    “我嘛……也真的就随便花言巧语了几句。”流花于莫名扭了一下脖子,仿佛感到了门外熟悉的气息,笑道,“陛下终究还是念着那点姐弟情吗?门外那位星圣女,就是明玉长公主吧?”


    “既然你已经认出来她了,此次回来,是否也该将沉月物归原主了?”流花于不动神色的提醒,却见他骇然失笑,摇头,“陛下该不会是忘了我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代夜王大人传话的吧?沉月嘛……被我妻子带走了,她在昆仑。”

 流花于不停的转动着手中的小瓷瓶,里面是何管事送来的药膏。


    流花于只需要闻一闻便能知道药的成分,不过是用马齿笕捣碎制成的糊状药品。虽说的确有些消炎的作用,可对于流花于来说,这药物远远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他还是决定亲自去潜学殿后面看看。


    蜀山肯定不会备用这么劣质的药,看来这何管事也是吃了不少的回扣。


    绕过潜学殿,便看到几间竹屋。虽然有些诧异潜学殿后面怎么会有竹屋,不过他也没多想,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想怎么弄怎么弄。就像渭城的大地主家一样,非要在守门的大狮子旁盖一个小小的茅厕,虽然不协调,也没人敢说什么。


    再往上走,林子越发的密集,荆棘和杂草也多了不少,没过多久,流花于的衣服已破损了不少。


    虽说林子密集,道路难走。流花于也见到了不少有药用的植物,对于自己找到这夏枯草和马勃也增添了几分信心。


    “嘿哟,嘿哟!”远远的便听见樵夫砍柴的声音。


    若不是流花于知道这是在蜀山的后山,估计他真要以为这是一座平凡的山,一个平凡的樵夫在这里搭了几座平凡的竹屋。


    樵夫率先停下了手中的活,满脸的疑问:“你是哪家的弟子,怎么我没见过你。”


    流花于听到这样问话,便知道这定是蜀山的前辈高人,只是这人年纪看起来并不大,也就是二十多一点。

感概中昭文苑不禁本能般伸手欲与昭文苑握手,不料他的动作却吓得昭文苑连连倒退了好几步。


    昭文苑尴尬的收回右手,看着昭文苑惊恐的眼神不禁有些自责,对她的怜惜与同情就更盛了。


    想起自己在这个世界也是一个孤独之人,昭文苑不禁脱口而出了一个想法。


    “对不起,我无意冒犯你的。你做我妹妹可好?哥我以后保护你。谁再敢欺负你,我帮你出头。以后这个世上你再不是孤独一人了。好吗?”


    有些事情当真是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一般。对幽夜雨的感觉如此,对昭文苑的感觉也是如此。


    第一次见面的一瞬,昭文苑已经想认了这位妹妹。一切就如同前世注定的缘分。


    连连倒退了几步的昭文苑闻言当即感觉有些难以置信。看着昭文苑充满怜惜,期待的眼神,昭文苑神情不禁变幻不定。


    她对亲情的渴望让她有些心动,可又生怕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是一场梦境。


    她想点头答应,但又生怕会是昭文苑的一时冲动,亦生怕会为昭文苑带来不幸。当即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让人为之心痛的话语。


    “我会连累你的,我是一个不祥之人...”


    话还为说完。一只大手已经按在了她脑袋上,极为亲昵的揉了两下。


    “说什么傻话呢?你以后就是我妹段婉儿,谁欺负我的妹妹,我就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往日的那个昭文苑再与你无任何的关系。”


    昭文苑已经非常厌倦自己的人生轨迹。从小家人因为她是女儿身而对她缺乏关爱。


    直到十岁那年,为了让家中胞弟可以读上书塾,狠心把她卖去青楼寄养。


    在青楼中斟茶递水,扫地洗碗什么粗活累活都得干。还经常给喝醉酒的客人打骂。


    十五岁那年,很多人羡慕的绝色容颜却成了她灾难的源头,噩梦的开端。


    给昭文苑救出后来到尚武学院,本以为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却发觉这副绝美容貌带给她的只是别一个灾难的开端。


    普通平民学员基于昭文苑的关系不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但学院中不乏贵族子弟,好色之徒。渐渐所有她身边的朋友都怕给她连累,得罪权贵而疏远于她。


    在她快绝望之际遇上了昭文苑。昭文苑的一席话说出了她心中的梦想。她想要一个重新开始人生的机会。她想获得家人的关爱。她不想再给人欺负,疏远,排遣。而这一刻,昭文苑把这一切都恩赐于她,为她实现。



    “我不是蜀山的弟子。”其实夜千树把流花于带来就丢杂役房,流花于的心里肯定有些想法,时叔带着躲了十几年的孩子就只是一个杂役?云梦山上设置的那些东西岂不可惜?


    听到这话,樵夫反而有些意外。仔细的上下打量着流花于,确定了流花于身上没有一点儿法力的波动。



    “哦。”帝王冷漠的应了一声,对如今的他而言,遗失的沉月也早就不再重要。


    流花于接着道:“大人已经取回海之声,但也还需要些时日恢复神力,所以才会特意命我前来帮助陛下维持‘镜月之镜’,以免它尚未回归天空就提前破碎,至于古代种一事,灵音族也并不知情,大人已经命座下三魔继续找寻,还请陛下行个方便,不要阻拦就好。”


    “果然灵音族是真的不知道……”流花于叹了口气,古代种是神裔,是吞噬了神明取而代之的人,以区区一个异族人的能力妄图寻找消失的神裔还是太勉强了吧?


    但是灵音族还是不能留——聆听万物的能力对帝王而言始终太过危险。


    “随着夜王神力逐渐恢复,三魔也会随之恢复,这其中又以可以入梦窥伺人心的魇魔最为重要……”


相关文章

第五章 斯柯达归来

眼前这个齐天海的帝王,无论他什么时候面圣,都没有在他身上感受过所谓“暴君”的气息,他像一个慈祥的中年人,永远都是一副寡淡无求的模样。    然而也就是这个帝王,曾经弑父杀兄,篡位夺...

第十三章 无话可说

天空灰蒙蒙的,整个天空都被灰黑色所笼罩,不见天日,这座城市温度很低,邱文友哈出了一口气,打了个寒颤。    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城市中的一座小广场,小广场同样残破,地面上布满大大小小的...

第十二章 无语

文澜试探性的打电话给宋小妍,没想到那边马上就接通了,宋小妍的声音有些小,如果平时听她还觉得没什么异常,现在听她说话却有些奇怪。    “岚岚?你...你到宿舍了?”  &...

第十一章 走在夜里的回答

许久,许晚会赫然叹息,语重心长的道:“明姝,不要迁怒无辜。”    话音刚落,那头乔克中敲了敲门,探了个脑袋进来,小声的道:“太子殿下,星圣女来了。”    “...

第七章 流下的眼泪 模糊了视线

事后他曾去检查过,发现比武台的三十根柱子已经完全被剑气击穿,这才导致了最后的倒塌,好在高温也没有责怪他们,否则就算是禁军的驻都部队,恐怕也得调到荒地去了吧?    “喂——醒醒!”...

第十三章 有趣的生活

那些魔修,一看范玉华笑,匆匆躲避。他们的印象中,范玉华皱眉头,实际才是高兴。而范玉华笑,一般都是要杀人了。RCGGZY收录网:https://www.rcggzy.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