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睡不醒啊

xu1373198个月前仙侠24

才不是,您怎么会这么想。”至若立刻辩驳道:“我是很喜欢您,可是您这隔三差五就请我吃饭,我实在不好意思!”


  她是实话实说,她不喜欢欠人情,上次至若请她吃饭,她觉得救尚司轶一事就算道过谢了,现在再吃饭,她便是无功不受禄了。


  至若上前一步拉住至若的手,笑道:“阿姨是真的喜欢你,我其实一直就喜欢女孩,可惜生了小轶这么一个秃小子。”


  说这话时,至若还一脸嫌弃的撇了一眼尚司轶,简直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亲妈。


  至若偷偷瞅了一眼尚司轶,低声道:“阿姨,您别这么说,尚司轶会不高兴的。”


  至若完全没有避讳尚司轶的意思,直接问道:“你会不高兴?”


  尚司轶一耸肩:“从小到大都听习惯了。再说,您再不待见我不是也把我养这么大了。”


  这对母子的坦诚和宽容让至若有些羡慕,她多希望也能如此的和自己的父母相处,只可惜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对父母的记忆都太少了,前世好不容易盼来了团聚,却是死别的悲剧。


  母子俩一转过头来,就看到至若满目忧伤,顿时心生怜悯,至若的事情他们多少也知道,至若挽住至若的胳膊:“歆歆,以后没事常来陪阿姨吃个饭,阿姨在家太闷得慌了,他爸爸忙总是不在家,小轶又是个闷葫芦。”


  至若很感激尚母的体贴,点点头应下。

是法相真君绝对可绝。

  

      等到至若完成圣域境界《九渊九霄绝仙剑》的修炼,登堂入室,可以九剑纵横。

  

      完成法相境界的《九渊九霄绝仙剑》的修炼,那时真正的小成,直接可以御剑杀敌。

  

      至若长出一口气,至此自己的底牌又多了一张。

  

      而且,三大核心洞玄境界的修炼都是完成。

  

      练剑完成,当天晚上,真元膨生,至若晋升洞玄九重。

  

      洞玄九重朝元

  

      朝元,这一重境界,有一些修士,开始肉身元气化,一些器官,或者肌肉皮肤,开始莫名的元气化,至此诞生各种威能。

  

      但是至若莫名感觉到原来的燥热都是消散,身体之上,至少九个器官,可以元气化,借此诞生神通。

  

      但是至若将这些元气化,都是驱散,不必不要。

  

      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人吧。

  

      所以这一重境界,他的身体没有太大进化。

  

      力量提升到四十三万斤,随意一跃,四十八丈远。

  

      肉身更是呈现出了一种玄奥莫明的晶莹感,看去似有光华内蕴,细细瞧去,却又似与普通人无异。

  

      神识提升,达到十七里之遥,真气量也是提升一成,还是相当于普通圣域真人。

  

      本来至若还想去血兰古国,待到年底。

  

      但是晋升九重之后,至若反倒没有什么心思了,不去了,在洞府修炼。

  

      巩固境界之后,至若开始修炼《扶桑炎极养金乌》

  

      《扶桑炎极养金乌》,走的是火精致粹的火灵之道,以火焰化生金乌火灵,焚烧对方!

  

      这个超凡圣法,极其难以修炼,因为需要凝结火灵,在火焰之中,诞生真灵。

  

      但是对于至若,太容易了。

  

      因为金乌现成的,只是修炼几个时辰,就是完成。

  

      “烛龙吐焰扶桑滨,金乌啄火焚空旻!”

  

      默默施展,只见至若身后,赫然出现一棵火焰巨树。

  

      这巨树正是扶桑巨树,树上十只金乌啼鸣,那大树燃烧,连带着整个世界,都要燃烧起来。

  

      金乌飞出,火灵凝结,如同真鸟,十日焚天!

  

      这个都不用《沁园春》挂机,直接水到渠成,完全好像早就练成了一样。

  

      金乌法相出现,《扶桑炎极养金乌》立刻化作六根羽毛之一。

当日侯云飞带着天至若来此地时,也曾简单的介绍了一番,此刻天至若独自前来,随着靠近,他看到了那十座石碑上的排名。


    最显眼的,就是他前方那座石碑上的第一名。


    那是一个宝瓶!


    这个宝瓶,侯云飞曾告诉天至若,代表的是……周心琪!


    这个名字天至若不陌生,在他还是杂役的时候,就有一次听到张大胖于月光下,一边吃着人参须子,一边感慨,说起这个周心琪。


    此女本是一平凡人家,数年前被宗门一位前辈察觉出资质惊人,于是引入宗门,仔细查探了资质后,顿时轰动整个灵溪宗。


    她竟是罕见的草木灵脉,不但修行速度比常人快了数倍,于炼药上更有着惊人潜力,最终拜入香云山,成为李青候坐下唯一弟子,被看成是继李青候后,未来支撑宗门的药师!


    灵溪宗门规,任何人哪怕资质再高,也不会直接成为内门弟子,故而此女与其他两座南岸山峰的天骄一样,都是从外门弟子做起,以此来磨练自身,虽然如此,可修行资源的供给,自然是按照内门来发放。


    且任何人都明白,这周心琪用不了太久,便会名正言顺的成为内门弟子。


    偏偏这女子又绝美动人,使得无数男弟子都倾慕不已。


    有这些原因存在,所以她在香云山的弟子中,声明赫赫,无人不知,即便是那些内门弟子,也都从没有将她看成外门,甚至老牌的内门,也都对此女很是忌惮。


    天至若想到这里,对于这个周心琪很是好奇,看着那些石碑,他索性绕了一大圈,一座座看去,渐渐有些咋舌。


    “这周心琪也太厉害了,十座石碑,她居然有八座都是第一,剩下的两座,没有她的名字,应该是她还没去比过!”天至若睁大了眼,目光扫过石碑。


    此刻万药阁四周的弟子渐渐多了起来,很快就人山人海,天至若收回目光正寻找换取草木第二篇的地方,眼看此地人越来越多,有些诧异,不知今天为何人这么多,于是向前挤去,忽然听到阵阵哗然之声于四周如浪声般快速传来。


    “周师姐来了!”


    “哈哈,之前传出的消息果然是真的,周师姐这些天一定会来此地,不枉我等了好多天。”


    “这一次,草木五篇,灵兽三篇,周师姐都是第一,这一次她必定会去挑战灵兽第四篇!”


    四周议论的声音顿时掀起时,人群都拥挤了一下,天至若被夹在里面,好在他身体现在不胖了,挤来挤去的,终于挤了出来,抬头时看到了一道长虹从远处瞬间飞来。


    那长虹是一条蓝绫,上面有一个穿着外门衣衫的女子,这女子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冷月,肤色奇美,身材轻盈,脱俗清雅。


    此刻直奔十座石碑中的一座飞去,在四周外门弟子的阵阵欢呼中,女子落下,眼不看四方,目中只有石碑下的十间并排木屋,选择了一处,迈步走了进去。


    天至若这才看到,在这十座石碑下,每一个石碑的四周都有一排木屋,此刻除了那女子所去的石碑外,其他的石碑下木屋,都有不少人进进出出。


    “终于再次看到了周师姐,这一次周师姐一定可以成功的九碑第一!”

  

      然后金乌法相,好像无尽的成熟真实,羽毛之上,多了不少奇异花纹,如同扶桑树。

  

      至若很是高兴,晚上吃饭的时候,突然小慧出现。

  

      “大人,我发现毁灭我们家园的那波强盗的踪迹了。”

  

      至若皱眉,说道:“好,他们在那里?”

  

  这一次至若并没带至若去餐厅,而是带她去了家里。


  尚家在一个封闭式小区的顶层,从进门那严谨的程度,就能看出住在这里的人都不一般。小区内的环境幽静典雅,几栋高楼错落有致,灰色的楼宇在低调中又不失威严。


  一进门,就是偌大的一个客厅,陈设干净整洁极其宽敞,装风格也清新怡人,可见是出自至若的喜好,一整面墙的落地窗将晚霞的绚丽全景展现,这就仿若是至若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霸总豪宅。


  “歆歆,你随意些,就当是自己家,别拘束。”尚母说完,转头对尚司轶斥道:“臭小子,你带歆歆四处转转,我去给你们做饭。”


  尚母脱了外套就钻进了厨房,尚司轶将书包随意的扔在沙发里,“走吧,我带你去转转。”


  尚司轶带着至若刚走到楼梯口,厨房里就传来一阵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其中还掺杂着一声惊呼:“啊……”


相关文章

第二十一章 借酒消愁

这话语一出,其他系的还没什么,只是将信将疑,可战武系那些曾被王宝乐打击的学子,却彻底爆了,尤其是卓一凡等人,更是怒火弥漫,直接就杀向岩浆房。 左右亲卫看着走来的林依晨则是暗暗咋舌,赤手空拳去...

第十五章 我要砍卡卡

不管怎么说,我们太乙宗的交换弟子,造化宗不到最后一刻,都会保护他的。”    张天让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师父的儿子会在造化宗。    原来属于交换弟子,或者类似质子?    张玩玩长叹一声说道:“我感...

第十七章 伤心欲绝

毕竟古武境三大层次,一切都是在打基础,在现有情况下将自身打造的完美无缺,其中气血是为了生命的旺盛,使其能去支撑凡人鱼跃龙门的惊天变化。    而封身层次则是封闭全身所有的汗毛孔,使...

第十八章 我不想打字了

黄天发微微一愣,随即简语绮就拉上了他的衣袖,委屈道:“司轶,黄天发一定是生我气了,都怪我笨手笨脚的,她肯定不会原谅我的,怎么办?”  黄天发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伸手拍了拍简语绮的手臂:“没事,我来想办...

第二十五章 爱的就是你

在这众多的议论里,卓一凡等人也都从之前的怒意,变得郁闷,实在是不得不服,进入岩浆室三天的壮举,此番之前,缥缈道院成立以来,也就只有那么一次而已。    灵网上对于刘志轩的讨论,也都...

第十八章 寂寞沙洲冷

因为他的内心深处总是有一种荒谬感,自己明明是要死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在这个躯体里重生?不免会想到那部电影……也许,眼前的这些人这些街道,天上飞翔的这些海鸥,都是被人安排的?    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