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丽华最后的呐喊

xu1373197个月前言情28

王丽华:“没事,你慢慢来,我床上还要再听个政治课呢,没这么早睡。”


    “你天天这么晚睡吗,还每天早起去图书馆,身体吃的消吗,上次不还发烧了。”


    王丽华爬上床,叹口气:“等我考研上岸我必须得睡个十天十夜的。”


    “你这么努力考研肯定能上岸的。”


    “美院的研究生难考呀,可愁死我了。”


    王丽华拿上换洗衣物进了浴室,王丽华就在床上听政治考研课,从浴室就能听到声音,看她还没睡觉,王丽华便又洗了个头发,吹干后还把弄脏的衣服也都洗好。


    拿着塑料盆出去,王丽华从床上探出脑袋:“阿喃,我们几号开学来着?”


    “9月3号吧,还有半个月。”


    “啊,好快啊。”


    “早点考完研你就能早点解放了。”


    王丽华脑袋缩回去,声音有些闷:“万一是早点被拍死在沙滩上了呢。”


    “你得自信点儿啊,你可是准备了这么久呢,为什么考上的不能是你呢。”


    “我有时候还真是挺羡慕你的。”


    王丽华不明白:“羡慕我什么?”


    “就感觉你好像一直都挺自信的,也不只是那种一般的自信。”


    王丽华也说不上来,只觉得王丽华跟很多女生都不一样,坚定有韧性,她的自信不会给人带来任何不适感,更多的是一种沉浸在内里的气质。


    因为自己有一套行为处事的准则,所以不会随便被他人左右,也不会轻易怀疑自我。


    放最简单的来说,明明王丽华专业成绩很好,说不定能直接保研,但她也已经决定了未来的道路,继续做她的刺青师。


    可即便是做刺青师,她也照样能参加比赛去努力挣得一个好名次。


    “对了。”王丽华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你复赛吧?”


    “嗯。”


    “怎么样啊?”


    她笑弯眼:“小组第一。”


    “可以啊阿喃!”王丽华也同样很激动,在床上伸长了手臂,“来给我点儿锦鲤仙气,保佑我考研顺利!”


    王丽华和她握了下手,这才抱着盆去到阳台晾衣服。


    重新挤了遍水,她把衣服一件件挂起来。


    忽然余光瞥到宿舍楼外,田亮在那辆车还在,王丽华指尖一顿,留心看过去,在那盏破了的路灯下看到了田亮在。


    他懒洋洋靠在灯柱上,帽檐挡着脸,看不清表情。


    过了会儿,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拨了个数字,而后放到耳边。


    王丽华静静看着,忽然刚才她放在旁边小凳子上的手机响了。、

你拿什么喂饱我啊?月球上的沙子?


    这时候,言喻风的声音响起。


    “我说贺知问,今晚你嚣张够了,回去给我好好睡觉。明天一定要赢。”言喻风说。


    “知道了,你就那么想要去月球吗?”


    贺知问随口一说,没想到言喻风竟然给了肯定的答案。


    “对,我想去月球。本来预备役的最后一年是可以去月球要塞的,但是你知道的,我退出了预备役,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贺知问的神情也跟着认真起来:“我知道了,我们一定会赢。”


    回到了寝室,贺知问什么也没多想,立刻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闹铃刚响起,他就噌地坐了起来,刷牙洗脸,一到楼下,就看到了摆在餐桌上的咖喱牛肉饭。


    “王嘉华!这是你做的吗?你做的我可不吃!”贺知问一本正经地说。


    他隐隐猜测,这个饭是何欢嘱咐王嘉华准备的。又不是何欢亲自做的,吃了也不是那个味道啊。


    王嘉华笑了一下,拉开椅子在贺知问的身边坐下。


    “这是一位来自东区的警卫员亲自开车开到苏震的家里,说东区基地里有人想要吃贺修文做的咖喱牛肉……”


    贺知问愣了一下,他知道昨天晚上自己大战林海琼,新闻闹得那么大,贺修文就算想要来看他的比赛都难。虽然自己从没有在何欢面前开口提过贺修文的事情,但是何欢既然曾经想过要自己做他的火控手,估计祖宗十八代都了解过了吧。


    能吃到老爸做的咖喱牛肉,贺知问觉得很高兴。


    他张大了嘴,吃了一口下去,然后愣住了。


    “怎么样?你爸爸做的咖喱牛肉饭好吃吗?”王嘉华一脸期待地问。他还等着贺知问的评价,反馈给悉心准备这一切的大老板呢!


    “这不就是用超市里买的速食料煮熟了之后,浇在饭上吗?”贺知问呆呆地问。


    “要不然呢?你指望你爸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给你把牛肉切好、咖喱焖好?”王嘉华反问。


    “你都能做,还去麻烦他干什么啊。我爸擅长的是小馄饨啊!”贺知问痛心疾首。


    “打住打住。这是心意,这里面有你爸爸的心意,大老板的心意,还有我的心意。”王嘉华说。


    “心意大过天啊……”贺知问张大嘴,又吃了一口,然后想了想,“要不你还是把烤箱里的面包给我吧?”


    “你爸爸给你做的咖喱饭……你那个挂名的弟弟苏玥可都没吃过呢。”王嘉华再次强调。


    贺知问低下头,继续把咖喱饭往嘴里塞。


    他离开俱乐部的时候,才发现俱乐部的门口有不少年轻人举着灯牌正在等他。


    他们看见贺知问走出来,并没有一窝蜂地涌上来,而是齐刷刷地喊着口号给贺知问加油。

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来,无数藤蔓如同长矛利剑出鞘,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刺向妙谛禅师。


    “杀!”


    “方华啊方华,枉你素来自称胆识过人,今日,却被吓成这样。”


    他浑身汗湿,此刻也没有人服侍他沐浴,也没有多余的衣服可以换,就裹着一身濡湿的衣服,粘腻得厉害。


    也得亏是入了夏,夜里也算不上凉,不然非得冻坏不可。


    方华看了看手上的手绢,略微颤抖的手从胸口衣襟里摸出一张素白的手绢,手绢上绣着槐花,带着淡淡的槐花香。


    方华的目光闪了一下,他想起自己从黑山上上去,槐序收留了他一晚,那些强人,想来也是槐序指使手下所擒,这已然算是救命之恩。


    还有床上躺着的青丘,若非泉上人出手,现在恐怕也不在了。


    方华听过许多志怪传说,听过许多描述妖魔鬼怪何等凶残的故事,但是此刻,却都仿佛烟云一样淡去。


    方华又想起槐序给他说的沈玉堂的故事。


    若是鬼魅食人,又何来他今日?


    市坊间,也多有流传书生夜读,狐女□□添香的传说,这难道不是说明妖怪并非想象的那么可怕吗?


    便是钱塘之地,也有蛇仙的传说。


    “侍鬼神和侍人没什么区别,无非一个‘诚’字。”


    槐序的话又在方华耳边回想。


    “我儒家学子,求得难道不是至诚之道吗?身心内外,真如不二。若人以诚待我,我又何怎能不回报以诚?”


    方华脑中思绪转过千百遍,终究是对槐序的亲近,压倒了“鬼神可畏”的念头。


    槐序深知,只要方华对他心存亲近,只要他不曾犯方华的忌讳,方华自己,就会找出千百个理由来说服自己。


    人总是喜欢亲近自己想要亲近的,听从自己想要听从的。至于是对是错,有时候还真的说不清楚。


    但这一刻,方华的选择,必然不是错的。


    不提方华的想法,槐序把方华抛下,就转身回了厢房。


    桌子上摆着断了两节的罗刹骨钗,这件魔宝被明月剑斩成两段,已经失去其中的法。


    法宝也好,法器也好,都是法在前,法为先。佛家大成者,能于沙中观世界。有时候承载法的器具未必有多稀有,更多的时候,是一法难求。


    其实一个甲子前,兰若寺并不是槐序盘踞。


    兰若寺是佛法衰微之地,道消魔涨。佛法衰微,魔道升腾,自然就会吸引特殊的客人。


    十二个夜叉鬼,十二罗刹鬼。


    夜叉和罗刹是亦神亦魔的怪物,当佛法强盛,夜叉和罗刹就是忠诚强大的护法神,当佛法衰败,夜叉和罗刹就成了堕落凶恶的鬼物。


    兰若寺盘踞的夜叉鬼和罗刹鬼当然不是护法神,多了一个鬼字,自然就是凶恶的鬼物。


    槐序本是斗不过他们的,在修成阴神,化身草偶之后,也只能隐而不发。


    后来槐序寻访无数凶煞阴地,收服凶恶的鬼魅,炼成三阴袋和百鬼幡,才返回兰若寺,把罗刹鬼和夜叉鬼铲除,封印在人皮卷中受自己驱使,并取罗刹鬼骨炼制本命法器,在兰若寺坐大,掌控了方圆百里。


    三阴袋和百鬼幡是姥姥控制黑山鬼物的根本,但是在槐序改修佛法之后,就把两件法宝重新祭炼,把其中控制黑山众鬼的法术散去,使之成为纯粹的鬼道法器,却也失去了大部分威能。


    反倒是人皮卷中的夜叉和罗刹有些大用,槐序正要通过十二因缘转轮经把两者点化,化作自己的护法神。


    把最后一件魔宝破了,槐序真正的超脱藩篱,走上一条新的路。这条路虽然难有,却远比以前要光明得多。


    槐序把断掉的骨钗小心收好,闭目凝神思索以后的道路。


    天色大亮时,阳气升腾,狼鬼自觉得躲到树荫下阴凉的地方,山宝和木贵把人皮穿上,又恢复成面色僵硬的灰衣武仆。


    泉上人在给鱼喂食,昨晚院子里的紫薇花把一池子鱼都毒倒了,只是这毒素却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只是是它们全部麻痹,等到槐序收敛了法术,这些鱼也就渐渐恢复了。


    黄五郎敲了敲槐序的门,道:“姥姥,那边还要去吗?”


    槐序目光闪了一下,道:“去吧,一切如常就是。”


    黄五郎躬身退下,去伺候方华洗漱,敲门进去,才发现方华脸上发红,精神不佳。


    黄五郎抽了抽鼻子,道:“张公子,您生病了。”


    方华浑身乏力,站起来的时候险些软倒,黄五郎伸手扶住他,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已经发热了。


    方华收到了惊吓,又裹着汗湿的衣服睡了一夜,没有生病才奇怪。


    “张公子,您发热了,不能在这里待着,还是先换个地方,免得传染给了您的书童。”黄五郎一边说着,一边把方华往外扶。


    “六郎,去叫泉老,张公子病了。”黄五郎说了一句,把方华换了个厢房,给他找了一身衣裳换上,扶着他靠在床上。


    泉上人过来的时候,槐序也跟着过来了。


    泉上人给方华把脉,眯着眼睛道:“无妨,只是受了惊吓,又感染风寒,修养一阵子就可以了。”


    方华的眼睛一直避开槐序,不敢和他接触,纵然他心里那样想着放下芥蒂,却依旧免不了有些畏惧。


    槐序笑眯眯的看着方华,他已经明白方华的选择,至于些许别扭,只是小事。


    “倒不必这么麻烦,梨棠尚且还要回陈家,耽搁久了,恐生变数。”


    槐序笑得意味深长,仿佛意有所指。他的能力,已经能看到一点东西,纵然瞧不真切,却能通过种种迹象,看到一点影像。


    方华听着他的话,还没来得及好好思考,槐序已经伸手覆上了方华的额头。


    温和的生机从槐序的手上流淌下来,方华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鼻尖被一缕清香萦绕,整个人就在舒适中沉沉睡去。


    “行了,睡上两个时辰,他就没事了。”槐序站了起来,两袖垂落,“五郎,照顾好他,等他醒了,就就在他身边,等陈家事了,再回来吧。”


    “他们……都是什么人?”贺知问小声问。


    王嘉华凑到贺知问耳边说:“这你都看不出来?你的粉丝啊!昨天晚上你一对一打败林海琼的视频传得到处都是,特别是最后一击,大家给起了个绰号。”


    “啥绰号?”


    “撬龙虾。”


    贺知问满脸黑线:“这个绰号一点也不酷啊。”


    “但是你的最后一击真的就好像撬进龙虾壳里,戳进龙虾的脑子里啊!”


    “打住打住,我以后还想吃龙虾的。以后估计一看到龙虾就会想起林海琼了。”


    贺知问打开车门,王嘉华把车开出这条街的时候,贺知问才发现自己的粉丝竟然站了整条街。



    上面备注:田亮在。


    她停顿一秒,接起来:“喂?”


    他声音带着点笑意,但很淡,像是被风吹散过:“还没睡啊。”


    “嗯。”王丽华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路灯下的田亮在,“快睡了。”


    她忽然想起来,以前偶尔田亮在晚上送她回寝室,她总忍不住恋恋不舍地回头去看他,可总是只看到田亮在的背影。


    如今这样,似乎是第一次。


    “别去想今天发生的事了,剩下的我来解决。”


    “嗯,今天谢谢你。”


    他轻笑:“你怎么总跟我这么客气。”


    “真的,今天要是你没有过来的话,还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呢。”


相关文章

迈腾和帕萨特哪个好?虽血液相同,但差距还是有的

迈腾和帕萨特哪个好?虽血液相同,但差距还是有的

【车讯网报道】一说到帕萨特 ( 参数 | 询价 | 图片 ) ,随后相信很多消费者就会想起迈腾这款车,迈腾是一汽大众旗下的车型,帕萨特( 购车季 )自然是上汽大众旗下的,也算是出自同宗了。这时候,很多...

第四章 战到最后一刻

哈……难道不是一样的意思,反正都是九死一生,活着回来了?”冯向回答。    “好吧。”    冯向垂下了眼,脸上是漠然的神色。    冯向叹...

第二十四章 火力全开

少年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少年嘴角的自嘲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    “这些人都如此刻薄势力吗?或许是因为三年前他们曾经...

第二十九章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父亲,这件事交给孩儿自己解决吧。”郑启磊没有告诉余建他是被三叔的儿子林恒打伤的,在家族中,他三叔和大伯沆瀣一气,觊觎家主之位,而且无论是实力和势力都不比余建要弱,再加上林恒天赋不错,乃是云海宗外门子...

第九章 一粒土可砍日月山海

如同丰二预料的,传奇飞舰【绝世渣男】只拿到了亚军,冠军是海泰的【太阳绅士】。    叶阳难过的要命,一堆人安慰他,赛后聚餐的时候,一边咬着鸡腿儿一边掉眼泪。   ...

第八章 卡卡发怒 怒吞山海

 接着又是个螺旋飞行,而且飞行的中心还是另一个炮口,这操作简直骚断腿,绕得敌人的战舰自己冲进了炮口里,卡卡毫不留情地一击,把它给引爆了。    但是这一爆只是让炮台震了震...